立啾

weibo:@弦小丢 B站:@雷涟漪
花明|花毒花|花藏|琴崽
约稿带价私信,不接漫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却多情,随人处处行。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

[毒花]有生之年(12)

12.

 

直到几个小辈寻来,将花无心连带着轮椅一起带走之后,议事厅里的气氛才轻松下来。

“莫生,你这几日想办法把慧空拖出关,不能让他再偷懒了,其余的人,各归岗位。”百里拍了几下手掌,示意众人例会结束。

宓小凡首先站起身,走过百里身边的时候,翘起了大拇指,说了句:“真是恶人中的翘楚。”而后大步流星的走出门去。

凤阳舒跟随其后,黑着脸补了句:“还说没奸情,以后你再大庭广众的秀恩爱,我就罢工回乡下种马草了我告诉你……”

莫生和燕波没吐槽,但还是在走之前不约而同的给了百里一个极端复杂的眼神。

“你也想说点什么?”百里颇有些无奈的看着走在最后的唐湛。

“不,”唐湛摇摇头,道:“我觉得这个人不可信,你小心为上。”

“直觉?”

“我可不是风釉。”唐湛皱眉道:“他的破绽太多了,无一处不可疑。可是每一个破绽,乍看似乎很浅显,可是细思下去,就会发现掉进了陷阱里……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百里道:“你觉得该如何?”

唐湛道:“如果是我,我会直接杀了他,留着太危险。”

百里看着唐湛,思索片刻,突然摇了摇头,道:“我不这么认为,如何,要打赌吗?”

“赌什么?赌他会不会反水?”

毒蛇漆黑的眼睛看向门外,看向那个人转弯之时曾走过的岔路口,看见阳光透过树叶子落在地面之上,虽然明亮却依旧不容忽视的阴影。

蛇他眯起了一双黑沉的眼睛,带着些许笑意。

“不,赌他……能不能翻出我的手掌心吧。”

 

忙忙碌碌的一日过去,明儿就是自己的休沐之日,百里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在桌台前睡了好些日子,已经好一阵……没有回去自己的小院子了。

那个关在自己屋子里的小宠物,不知如何了?

夜色已深,百里提着灯回到自己的居所,整个院子都是漆黑的一片。没有灯盏,没有声音,没有人气,一点也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模样。

打开门,点上灯,绕过屏风,才看见了床上鼓起来的小包,那个人蜷缩着,整个人钻在被褥里,显得柔弱又可怜,像只被人遗弃的小动物。

百里立在床边,看了好一会,才脱了外衣躺下,此时才发现,被窝里凉的像放了冰似的。百里大惊,连忙探上花无心的鼻息,感受到浅浅的呼吸之后稍稍安心,可是在触摸到他寒凉的肢体时,这种安心就消失无踪了。

“花无心,别睡!”

百里试图把花无心唤醒,可是他养的小猫只是迷迷糊糊的微睁了眼,嘟囔了一句别吵,就蜷缩回了原处,没了声音。

百里愣了一会,果断的起床穿衣,动作麻利的点起炉灶热了一小壶酒,仰头喝了一半,这才回到床边,把缩在被子里的花无心捉了出来。

“别睡,先喝了它。”

百里把花无心抱起来,将酒壶递到他嘴边,而花无心只是微皱了眉,一点要睁开眼睛的意思也无。

“乖,喝了它再睡,喝了就不冷了……”

百里丝毫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用上了诱哄的语气,而怀里窝着的小猫根本懒得动一动,只是有些贪恋温暖,贴的他更紧了。

百里颇为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微眯了眼睛,嘴唇凑到花无心耳边,贴着的他的耳垂轻声道:“你要是再不起来自己喝,我就用嘴给你喂下去。”

话音刚落,花无心就睁开了眼睛。

他费力的半睁着眼,连手也不想抬,伸了伸脖子,就着百里的手咽下了小半壶热酒,便又闭了眼再也不肯动了。

百里只得将他又塞回被子里,摸了摸他冰凉的手脚,转头又冲了个热乎乎的汤婆子一并塞进被子里,这才做了最后的工序——把自己也塞进去。

那具冰冷的身体,因为热度的侵袭,终于活泛起来,微微颤抖着,百里双手一捞,把花无心抱进怀里,花无心挣扎了几下,便也不再乱动了。

尽管他的身体还是僵硬绷紧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别的什么。

百里的手顺着花无心的脊背,像安抚小兽般,一下一下的抚摸,不多时却听到了怀里的人迷迷糊糊的抗议。

“都已经让你抱了,别得寸进尺……痒啊……”

胸前传来花无心模糊的声音,百里忍不住一笑,停了手上的动作,把人抱紧了点。

“百里,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

“什么?”

“农夫与蛇。”

“那是什么?”

埋在自己胸前的声音轻轻的,软软的,朦朦胧胧,带着一点困倦的鼻音,缓慢而含糊。

“唔……异国传来的故事,说的是一个人,救了条冻僵的蛇,把它放在自己胸口,用体温给它取暖……”

“后来呢?”

“后来蛇苏醒过来,将那人咬死了。”

百里忍不住笑出声来,胸膛微微的震动,埋首于胸前的人不悦的扭动了一下,而后又像是受惊一般僵住不动了。

没一会儿,安静的的姿势变成了小心翼翼的推拒,怀里的人小心的移动着自己的腰,往后避开了一小截距离。

百里感受着花无心的这点小动作,笑的更厉害了,直到笑够了,这才拢了下被子,一只手揽住花无心的腰,又将他贴紧了自己。

“睡吧。”

桌角趴着的金蟾突然弹出长舌熄灭了灯火,小屋内重归安静,只剩下透过窗纸的朦胧月光,凌乱的洒了一地。

百里本以为自己会一夜无眠,岂知却是一夜无梦。


next...

评论(2)
热度(22)
©立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