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啾

weibo:@弦小丢 B站:@雷涟漪
花明|花毒花|花藏|大多数时候是个原创狗
冷圈杂食|中立善良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却多情,随人处处行。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

试一下新笔刷,哦其实也不算新笔刷,除了一个特型毛笔刷,其他都是PS自带的你敢信,自带笔刷实在太厉害了遭不住……筛了一早上笔刷……

我大头星人胡汉三又回来啦!

【B站】

+

偷重门太太的图!

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画风……也不固定画法……

+

终!于!填完了这张!改了个小BUG

+

翻出了不知道是啥时候摸的半半拉拉的鱼,补个完。

+

之前说要做一个关于水彩画手转CG的基础技法指南……视频已经录的差不多了,软件是PS,不做SAI,目前的内容是——

1.手绘水彩基本涂法(平涂,渐变,混色)转移到板绘上的实现办法。

2.水彩纸材质,颜料水痕,转移到板绘上怎么在软件里处理。

3.怎么把自己的手绘特点在板绘里重现。

……目前就这么多,都是新手向的基础内容,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视频名字我想了几个月终于想好了,就叫——水彩er,为什么你的板绘不好看!)(怎么样我是不是特别会取名)(昂头挺胸)

+

突然发现我自己除了证件照以外,最近的生活照已经是大学的事情了,就!这!一张!就——!这——!一——!张——!

+

颈椎搞的差不多了,回来复健,试用了一下新的笔刷,小慕容的人设也修完了(他的人设改了5回终于不想再改了嘤嘤)

_(:3」∠)_一直都不怎么会场景,从现在开始练习!

+

又是几个月没摸笔,要复健好一阵子了……还好,至少调色法还没忘_(:3」∠)_

+

[毒花]有生之年(19)

19.


第二日还未天明,便下起了绒绒的小雪,不多时便铺了薄薄的一层。

花无心觉得自己好久没有睡的这么好了,用惯的床,柔软的被褥,温暖的空气……甚至睡的比以前还好。

直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叫了他的名字。

“小匕。”

是梦,使用这个称呼的声音不包括这一个,花无心挠挠耳朵,往被子里钻去。

耳边的声音低低的笑起来,一具火热的肢体从背后贴上来,烫得花无心一阵颤栗。温热柔软的触感落在耳垂上,暧昧的下滑,顺着后颈的曲线渐渐的游弋到肩膀。

他的动作很轻,像是再多一分力就会碰坏了。

花无心痒的不行,皱着眉一直躲,身后那个人却死心眼的一直追。

“大早上的你干什么啊!”

花无心终于暴起,...

+

[毒花]有生之年(18)

18.


少了……谁?


一时间,百里脑中一片空白,他以为花无心爱慕的那个人是花青瓷,可是如今花酒的一番话,让他整个人如同一锅浆糊,怎么理,脑袋都像是困在旋涡里。

“不明白?”花酒挑了下眉,道:“你以为他爱慕花青瓷?”

百里面色一凛,被人看穿的滋味并不好,就算对方是师父的旧友,那也一样。

“那孩子有时很好懂,有时心思又太深。”花酒笑道:“我对他也算是从小看到大,无论是对花折枝,对宴哥,对花青瓷,与其说是爱慕……倒不如说,小匕他分不清恋慕与孺慕的区别。”

“不,他懂。”

百里不自觉的握紧了拳。

他怎么可能不懂!

眼前依稀又出现那一幕,那个人躺在自己怀里,满身血渍,一双眼却执...

+

[毒花]有生之年(17)

17.


她终于还是提起了那个人。

比起之前故作轻松的侃侃而谈,这一句喟叹,倒是让她更像个完整的活人。

百里突然觉得,花酒与花无心这两个人更像了,不仅是耳濡目染出的相似神态,更是因为他们心中都放着个求而不得,又秘而难宣的人。

“说起风釉,他与花小迷还有段过往,想不想听呐?”

那点伤春悲秋的愁绪,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再眨一眨眼,眼前的又是那个曾经无法无天肆意张狂的天才少年。


“花小迷和风釉也算是青梅竹马吧,风釉说花小迷是疯子,唔,倒不如说花小迷是个天才。”

在百里的印象中,花酒向来自负,轻易不会给人这般高的评价,不由得认真了几分。

“风釉如今也过了不惑之年,花小迷的年纪,...

+

[毒花]有生之年(16)

+卡车卡了一年你敢信+能亲上都算不错了+我就是考不到驾照怎么破+不开了不开了反正剧情这么狗血够刺激了哪里用的着开车+我自己也记不得前面讲了啥了+


16.


侍者又来过一次,换了新的热水。

他们每一个都沉默寡言,悄无声息,脸上不带一丝表情,长相也没有什么特点,就算仔细看过,也很难被人记住。

百里始终端坐在原处,和花无心隔着一道屏风。

房间异常的安静,只有偶尔自屏风那头传来,伴随着水声的,轻微的闷哼,还有水滴落地的的杂音。

“你受伤了?”

花无心并没有回答百里,回应的,只有偶尔淅沥的水声。

直到屋里的热气快散尽了,才传来花无心虚弱又模糊的声音。

“鹤言……”


越过屏风...

+

© 立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