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啾

weibo:@弦小丢 B站:@雷涟漪
花明|花毒花|花藏|琴崽
约稿带价私信,不接漫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却多情,随人处处行。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

[花明]家猫驯养日志(05)

05.

 

新的生活,新的乐趣。

十七终于摆脱了之前铲屎官的底下地位,翻身做了主人。不仅是一直和他亲的球球,就连穆江蓠也一改之前对人类的他不温不火的态度,把猫形态的十七放手心里捧着,一时间十七在这个家的地位跃至了食物链的顶端!

哎……可惜还是只猫,地位再高也只是个猫啊,十七躺在草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叹气。

 

穆江蓠要腾出时间修复高达,所以驯化球球的工作就落到了十七身上,为了让穆江蓠专心工作,早日摸透这一次意外的原理,十七忙不迭的接下了这个艰辛的任务。

从那一刻开始,十七卯足了劲儿和球球同进同出同吃同住,进行他艰苦卓绝的驯养计划,比方说……每天早上带着球球在院子草地上打滚儿,扑蝴蝶,追蚂蚱……等等。

真真的艰苦卓绝。

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在平时,陪球球这么玩肯定没问题,但是现在,他俩是一个四条腿儿跑步的人和两条腿跑步的猫……每天这么运动下来十七都觉得两条后腿儿在打颤,球球也没好到哪里去,背弓上半天就会趴着起不来,一人一猫就这么躺在草地上思索未来,一个仰望天空,一个睡得直流口水。

说到口水,十七简直要庆幸穆江蓠是个宅,而且住的地方外围布满机关也没有什么人来探访,虽说为了方便自己和球球活动,内圈的一半机关已经撤去,但外围却是加大了陷阱的密度……杀伤力比以前还恐怖。

还好有这些机关,还好没有别人来,还好穆江蓠不受动物欢迎,否则十七简直都不想做人了。

球球以前开心的时候就会到处舔人,舔手舔脸舔胸口……制服露出来的部分几乎都没放过。当初觉得球球萌的不得了,可是当自己被人形态的球球舔到毛都湿了的时候……

我真傻,真的。十七抬起猫爪,用肉垫遮住了眼睛。

 

于是生活只剩下了混吃等死,带球球玩耍,还有被顺毛。

十七总觉得最后一项才是他现在生活内容的重中之重。

每天穆江蓠无论多忙,都会抽出大把的时间捉住十七给他顺毛。洗澡吹毛全方位按摩,梳毛用的梳子刷子,洗澡用的各色香膏,加起来种类比唐门的暗器还多。

本来还坚持着“我是个人,是个纯洁的汉子,怎么能让你每天动手动脚”这些原则的十七,没几天就丢掉了最后一点矜持和节操,每天到点了就打卡上班,乖乖的送上去给人摸。没办法,实在太舒服了,从来都没被人这么伺候过的十七毫无意外的迅速沦陷了,一点要坚强要自立的念头都没有。

一开始还担心每天这么被顺毛,哪天毛秃了怎么办的十七,被侍弄的一身白毛越发的油光水滑,并且在穆江蓠的暗示之下,学会了在人怀里打滚儿,蹭脑袋等等高难度动作,甚至一度萌生了“啊做猫真好”的念头。

再这么下去,就算身体换回来,估计也适应不了人类社会了呢,十七悲戚的想。

然后,又在某个万花弟子高超的顺毛技术中,满脑子“啊做猫真好”的打起了滚儿……

 

 

高达在一点点的修复中,穆江蓠表示修缮之后再去找雷劈一次大约就能换回去了,为此定了不少新零件什么的,以求加快进度,好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的雷雨。

得到这种保证的十七也不知内心是喜是忧,虽然变回人有希望了,可是以后就不能继续吃闪光的猫饭,也没有每天一次的全套SPA了……等等,不对!这些事情和变回人能比吗!十七猛地甩了甩脑袋。

新的高达零件会有快递送货上门,十七对快递很是感兴趣,并不是感兴趣他们怎么送货,而是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安全通过穆江蓠院子里那些机关的。

然而,当他终于守着门等到快递的时候,发现是自己太天真了,怎么就觉得快递一定会从外面走进来呢?

那个一身黑蓝劲装的风骚身影架着飞鸢拎着一个大包裹从天而降,分毫不差的落进内院,看到十七的那一瞬间,眼里明显的掠过惊讶,他半张脸上覆着面具,表情冷冷淡淡的,倒没有什么变化,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敲起了门。

“穆江蓠,您的快递已送到,请签收。”

熟门熟路的送达了包裹收到回执单,来自唐门的快递员绷着一张没有表情的扑克脸,动作标准对着穆江蓠甩了个飞吻:“大唐快递三十二号宅急送,要点赞哦亲♥。”

然后原地起飞架着飞鸢变成了天空的小点……

十七长大了嘴巴看着这行云流水一般的来去方法……妈蛋当初怎么就没想到直接大轻功飞出去呢,直接飞出去不就好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就算自己练一下还能飞,总不能带着身高一米七七的球球飞吧。

不过既然穆江蓠要修好高达让自己和球球换回身体,那自由的未来指日可待啊,有了盼头的十七内心顿时又阳光起来,穆江蓠给自己的身体喂饭的情景看在眼里也舒服了许多。抱着对自由的期盼,十七心满意足的把脸埋进了猫碗里。

 

然而计划还没看到曙光,变故就再次横生。

依旧是个暖洋洋的午后,球球缩在树荫下睡觉,穆江蓠在后院敲打高达,十七打着哈欠把猫窝拖到小院的树荫下,挨着球球坐下。

万花谷的风景着实不错,穆江蓠住的这块地背靠千机阁,挨着揽星潭,风景一日多变,就算住上很久也不会腻味。

十七深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哎……就连空气也比大漠好,十七眯了眯眼在猫窝里团成了一团。

毫无预兆的,爆炸声在不远处骤然响起。

树荫下一大一小两只猫被惊得跳了起来,球球直接就往树上扑,十七短暂的惊诧以后迅速的冷静下来,可惜身材太袖珍,想照顾一米七七的球球也没辙。

穆江蓠也从后院提着锤子冲了出来,他难得正经的模样看得颜控十七的心突然砰了一下,接着,他猛地皱起了眉,丢了锤子就跑进了屋里。

怎么回事,仇人来袭?!十七紧张地看向院子外围,那一片不断被触动机关的地皮,却意外的发现……等等,那两个人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怎么看起来那么像和我一届的……十四和十九。

 

传说人生有四大喜事,其中一句就是他乡遇故知。

然而在此刻,十七看着那两个在各种机关中挣扎求生的同伴,心中确实异常欣喜,但是喜的完全是另外一件事。

哈哈哈哈!你们也踩到机关了吧!也被炸弹吹了吧!也被铁莲子弹了吧!平时总嘲笑我二,现在糟报应了吧哈哈哈哈!

虽然密集,但是周边的机关也已经撤去了一半的范围,炸弹黑灰里挣扎了一阵,两个手持双刀的身影一前一后的窜进安全区,虽然狼狈,但至少没像十七一样被整趴下。

树上的球球看见那两个人,开心的嗷了一嗓子,跳下树撒腿儿就往他们那儿跑。

“十七!”“十七真的在这里!”

十四和十九惊讶的喊出了声。

十七则蹲在猫窝里一脸蛋疼。喂,难道我不该在这里吗!啊?啊?!

球球自然没理会三个人的想法,撒欢的往外奔。

 

屋子的门,就在这一刻打开了,一条黑色的残影从屋内急射而出,卷住了还没跑出几步的球球,黑线一收,便将球球拉了回去,落在了随后走出来的那个人怀里。

十七还是第一次见到穆江蓠这般杀气满满的模样,他有点呆滞的看着穆江蓠把拼命挣扎的球球关进了屋里,手上那条黑色的线啪的一甩,在地上打了个小坑……那赫然就是每天都挂在卧室墙上,干干净净却从来都没见他用过的皮鞭。


评论(9)
热度(27)
©立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