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啾

weibo:@弦小丢 B站:@雷涟漪
花明|花毒花|花藏|琴崽
约稿带价私信,不接漫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却多情,随人处处行。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

[花明]家猫驯养日志(04)

04.

 

第二日起床之后,十七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革命。

当然,他已经把自己被人顺毛顺到爽晕过去这件事丢在了记忆的角落里。

穆江蓠完全接收了十七之前的工作,甚至还被迫增加了更多的份额,连敲敲打打的时间都没有了。这些杂事之中,最重要最费体力的一件,大约就是捕获球球。

球球还是只猫的时候,十七就发现了它特别嫌弃穆江蓠,不让抱不让摸不说,靠近了就跑,除了人家做的饭会毫不介意的吃干净,其他时候只要穆江蓠靠近它一丈范围内,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脸,皱的和李二狗家的沙皮似的……十七一度有些怀疑猫粮里是不是有些特殊成分。

他是真怕哪天一睡醒球球的品种就变了。

可现在,不仅球球的品种变了,就连自己的品种也变了!

哎……十七长叹一声,抬起爪子捂住了脸。

 

小房子里还是住着两人一猫。

昨天还是穆江蓠坐屋里看着十七捉球球,今天就变成了十七蹲在门边看穆江蓠捉球球。

虽然说起来好像没什么区别,但是这个中滋味也只有亲临现场才能体味一二。

十七日上三竿的时候才懒懒睡醒,第一眼就看到了屋子角落——被“球球”压塌的猫爬架。下一秒,那个内芯是只猫的大男人两手着地从猫爬架的遗骸上弹起来,又是龇牙又是乱喊乱叫的冲着穆江蓠弓背,如果有尾巴的话估计早就炸起来了吧。

十七一边打哈欠一边看着那头两个“人”把房子掀了个底儿掉。

也许猫脸的表情已经很丰富,但是换了张人脸,球球对穆江蓠的那种掏心掏肺的嫌弃,更是一点阻碍也没有的爆发出来,简直就像是穆江蓠炸了它的喵星球似的。

“喵,喵……喵喵?”

【穆江蓠,球球是不是病了,你给看看?】

十七冲着穆江蓠直叫唤,穆江蓠应了一声,头也没回,手中端着弩,毫不犹豫的瞄准了球球扣下了扳机,精制的网线铺天盖地的朝球球兜去……

直到终于把拼命挣扎的球球捆成个团儿,穆江蓠才抬起头对十七露出个笑容:“别急,饭还没好。”

“喵!喵喵!喵唔……”

【卧槽!我不是问你饭!虽然我是有点饿了……】

“嗯嗯,中午给你加餐。”穆江蓠笑眯眯的扛起球球丢在十七的小床上,然后穿起了围裙。

这完全没法交流啊……十七又扶了会额头,干脆跳上穆江蓠的书桌,扒拉了一张纸,接着噌的亮出爪子,用猫爪尖沾了墨,一本正经的开始写字。

哼哼,硬笔书法而已,难不倒我的!十七自豪的昂了下头。

 

所以穆江蓠把饭菜都端上桌的时候,收到了一张带着不少猫脚印的信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穆江蓠,球球有点反常,是不是病了,你会医猫吗?】

十七看见了穆江蓠一瞬间的怔愣,吓了一跳,还以为球球真出了啥毛病,就见穆江蓠把那张信纸仔细折好收入袖中,然后抱起了他,用湿布给他擦爪子。

“球球没毛病。”穆江蓠似乎是考虑了一阵,才继续说:“有问题的是我。”

“喵?”十七抬起头看了看穆江蓠的脸,而万花弟子依旧是一脸的淡定,瞧不出任何端倪。

“我这是体质特殊,生来就这样,动物靠近我就会觉得……特别难受。”穆江蓠轻轻勾了下嘴角,“这叫先天的小动物厌弃体质,万中无一,想生一个都难,可不是想有就能有的。”

“喵……”

【你怎么还一副挺自豪的样子……】

十七瞥了撇嘴。

穆江蓠反复擦了几遍,确认十七的爪子干干净净了,便捏了捏他的肉垫,握着他的猫爪子轻摇了摇,笑得一脸幸福。

“好,吃饭啦。”

 

十七喵了一声跳上桌,在自己的猫碗边坐下,然后,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豪华气息。

怎么回事,球球每天吃的都是这些东西吗,还是说今天特别加菜了!十七瞪大了眼睛看着猫碗里的鱼糕盖饭,浇着汤汁的白色鱼花和木耳丝,珍珠大的晶莹鱼卵……天,好闪!会发光的猫饭!

变成猫其实也挺好的,至少吃的比原来好。

十七条件反射想去拿筷子,可是面前就只有一个孤单单的猫碗……哦对,自己现在的尺码,也别想用筷子了,那该怎么吃呢。

正想着,桌子那头,穆江蓠就提着球球出现了——当然,是和椅子捆在一起的球球。

再这么下去,自己的身体非被玩坏不可,十七忍不住又悲伤了,看着穆江蓠把球球放在桌边,然后把饭碗摆在球球面前,本来还在拼命挣扎龇牙咧嘴的球球看见午饭顿时眼睛一亮,整张脸都扎进了碗里。

艾玛,球球你给我留点形象好不,十七看着球球把脸埋在碗里一个劲的舔,就觉得心里沉甸甸的都是泪。穆江蓠似乎也受不住了,他叹了一声,起身找了块黑布,按着球球把他的眼睛给蒙上,然后取了个勺子——喂饭。

这还不如让球球自己添呢,十七看着穆江蓠一勺一勺的把饭送进终于老实下来的球球嘴里,越看越觉得哪里不对。

喂饭的万花弟子长得一张英俊耐看的脸,禁欲系的整洁黑衣,柔顺的黑长直,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喂饭的动作又温柔又细心,养眼的不得了。而被喂饭的那个……整个人都灰扑扑乱糟糟的,身上的明教制服没扣好衣带,大敞着胸口,深V一直开到腰际,他被绑缚在椅子上,两只手困在背后,眼睛蒙着黑布,只能前倾着身体咬住勺子……十七摇了摇头,这,整个儿一捆绑PLAY啊。

如果那张脸不是自己的就好了,看着“自己”和个男人玩喂饭,这感觉怎么就这么奇怪。

十七努力的把注意力移到自己的猫碗上,踌躇了一会儿该怎么吃,最后只好求助于穆江蓠。

“喵喵!”

【还有多余的勺子吗!】

穆江蓠闻声看向了十七,抬了下眉毛,似乎在思考他说了什么,半晌他眼睛一亮,回过头顺着十七“视线”的方向,看到了已经被球球压塌的猫爬架。

“你……想要猫爬架?”穆江蓠有些犹豫的问道。

“喵!喵喵喵喵!”

【不!你怎么会想到猫爬架的!】

“好,改天给你做个新的。”穆江蓠笑眯眯的继续给球球喂饭。

“喵……喵喵喵!”

【你……我只想要个勺子!】

听见十七的叫声,穆江蓠又看了过来,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番以后再次开口:“还是先吃饭吧,吃完你写字告诉我。哦对了,你需不需要我……教你怎么用猫砂?”

“喵!喵喵!喵喵喵!”

【不!你的脑洞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想到猫砂啊你!】

万花弟子又笑的一脸灿烂:“嗯嗯,吃完饭教你。”

 

十七突然有种身在波斯跑商的感觉。无论怎么说,对方都听不懂,却还一脸好兄弟的要给你介绍妹子。

什么时候才能把身体换回来啊……十七又看向了占着自己身体的球球,看着他脸上的饭粒掉到了胸口,刚想出声提醒,就看见一只修长好看的手拂去了粘在胸膛上的饭粒,还捻了一下擦了擦痕迹,而后,穆江蓠干脆拿了块毛巾,认真细致的给面前的明教弟子擦起了脸。

怎么都有种自己被占了便宜的感觉。

回想起昨天一人一猫被他扛着回来,穆江蓠给打晕过去的“球球”洗澡,然后给自己顺毛……得,一人一猫的便宜已经一点不剩的被占尽了。

突然认识到现实的十七悲从中来,看着面前闪光的猫饭,自暴自弃的学着球球的姿势……把脸埋进了碗里。


评论(4)
热度(20)
  1. 窝在北极的萌点立啾 转载了此文字
    麻麻呀这篇太萌了我已经昏谷去了!
©立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