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啾

weibo:@弦小丢 B站:@雷涟漪
花明|花毒花|花藏|琴崽
约稿带价私信,不接漫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却多情,随人处处行。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

小花萝的观察日记·贰

(去年中就开始断断续续写这个,终于写到了我们都差不多AFK)


小花萝有四个喵队友。

五个人是同一个帮的,是三三队友,也是五五队友,从开始到现在,打了两年多的固定队。

四个明教体型不一,显示器背后清一色的汉子,PVP党,人头狗,爱劫镖。总是被迫一起出去劫镖的小花萝,一直觉得自己带着四个明教出门的感觉,就像在遛猫。

------------

 

第一只明教叫小团座,是个喵哥。

他们所在的帮会,帮主是小花萝的发小,而小花萝是帮主从三区挖来的,一股脑儿被丢了带战场带副本的任务以后,因为那独树一帜的中性低音炮,被帮里的妹子们称为团座。

故而帮里后来出现的第二位指挥,被称作小团座。

 

其实小团座一开始玩的是喵姐,商城大波浪金发碧眼,什么衣服布料少就穿什么,称号济世菩萨从来不摘,走到哪儿都光芒万丈闪瞎狗眼,一边撒钱一边撩妹,活脱脱一个人形自走ATM。

可惜撩了两年,贴上来的都是汉子。

各种款式型号尺寸大小,从0到1应有尽有。

小团座悲伤不已痛定思痛,卖了大胸喵姐,重新玩起了喵哥。

他的喵哥承袭了喵姐的风格,也是花枝招展一身的荷尔蒙,没事就扎进人堆里搔首弄姿。

这下终于有妹子理他了,但却只有玩成男的妹子,而且勾搭他是为了搞基。

 

“剑三里已经没有正常妹子了吗?”帮里人面基聚餐的时候,小团座一边撸串一边悲伤的说。

“可能是因为丑吧,看看你捏的那脸,我要是妹子都不想找你搞基。”五毛在旁一脸淡定的说。

小团座那一瞬间的表情,被无恶不作的帮主抓拍下来,在帮会中广为流传,最后更是P上了“一脸懵逼”“我在哪儿,我是谁”等等不同款式,正式入驻了帮会专用表情包里。

------------

 

第二只明教叫喵千里,是个喵哥。

帮会其实是个亲友连亲友的特别帮会,里面大部分活人现实中都相互认识,偶尔地域面基,甚至有不少是一个单位的,一个学校的,住一小区的,一个班的……或者像帮主和小花萝这样,从小就认识,发小二十多年的。

而喵千里是个意外。

那天小团座带副本,打的血战天策,看着帮会频道不断刷新击杀信息的另外两只明教,突然就感慨万千,说我们帮的明教真少啊,一桌麻将都凑不齐。

帮里人也感慨万千,说我们帮全是五七万,就只有一个天策被迫修了主T,一个剑纯被迫切了气纯,一个和尚还是被迫练的,你怎么就不说呢。

于是小团座受到众人情绪的感染,毅然决定在世界刷个广告,给帮会招一个明教——至少得凑齐他一桌麻将。

于是喵千里就这么懵懵懂懂的进了帮,被忙着打本的小团座丢给了小花萝。

 

其实小花萝不太爱带新人,因为在老区被磨了几个春秋,对人际交流已经没了啥热情。但是她还没来及把打了一小段的话发出去,就看见对方噼里啪啦的一通密聊。

【喵千里】悄悄的对你说:团长你好——!!!你们的入帮问题太难了!不考虑改革吗?!

【喵千里】悄悄的对你说:为什么要猜性别呢,这是歧视啊!

【喵千里】悄悄的对你说:啊我看见你了,我喜欢花萝!

【喵千里】悄悄的对你说:我在这边蹦呢你看见我了吗,看我看我!

小花萝:“……”

小花萝默默的把已经打好的“你有事可以敲帮里一个叫月十口的纯阳”给删了,纠结半天,打了句你好送了过去。

【喵千里】悄悄的对你说:团长你好严肃,你一定很靠谱!

【喵千里】悄悄的对你说:团长你这身拓印好帅啊,好多刺和流星锤!

【喵千里】悄悄的对你说:帮里真的免费带JJC2000分吗!求入队!

【喵千里】悄悄的对你说:八流光流的明教!会劫镖,会卖萌,会喵喵!!!

……

小花萝不知为何,长叹一口气,因为麦没有关上,被打完本还没散去的帮众听见,简单诉说了一下情况之后,妹子们淡定的表示,交给咱吧,一周时间,给你一个不话唠的绝世好喵。

小花萝当时没觉得有啥不对,于是就打了个招呼开始关网肝稿。

 

一个月后,小花萝终于回来。

那一天战场是云湖天池,因为人数多,几个团长分开组团,基于云湖是个小型战场,如果不是遇上国家队,不需要特别指挥,所以大家都随意开着麦,边打边聊。

小花萝的团里扑进了一堆妹子,其中夹杂了一个非常陌生的明教,小花萝想了好一会才想起这是上个月被小团座加进帮凑麻将的。

也没怎么在意,就和往常一样排上了队,排进了图。

小花萝一马当先大轻功向前飞,一边自由麦在YY里让团员速度上台子。

这时候,她突然听见了一个字正腔圆中气十足的健气音,用无比正直的语调嗷了一句:“喵喵哒!”

小花萝一个没留神,大轻功落地摔死了。

 

YY里一片沉寂……

“陆千里。”YY里,一个声音幽幽的响起。

“嗯?”刚才那个健气音应道,背景音是啪啪啪啪的键盘声。

“你刚摔死了团座。”

“噫!……额,我现在该说点什么?”

“说‘天了噜’。”

“天了噜!”

最后那个噜字喊得一波三折,极端悲怆。

 

你们这是教育吗,你们这是驯兽啊。小花萝看着团里那左一个喵喵哒右一个喵喵哒的身影,心情无比的沉重。

而后来喵千里终于知道自己进帮的作用是凑麻将之时,已经掰不回来了。

------------

 

第三只明教叫五毛,是个喵萝。

五毛是个优质低音炮,又磁性又性感,攻度爆表,一开口就有种秋天了王氏要破产的感觉,多听几句就要怀孕,被帮中妹子们惦记了很久,也没有走上CV之路。除却他本人太懒以外,主要原因是他那和嗓音一样有名的五毛麦。

每每开口都要被吐槽“又是这个浪费声音的五毛麦”,于是就有了五毛这个外号。

小花萝一直觉得很可惜,自己怎么没有早来帮会,否则五毛大约就不叫五毛了,因为那只老麦在小花萝看来,就只值三毛。

后来有一年五毛生日,帮里人合资给他送了个好麦,五毛也终于依依不舍的从五毛男神变成了五百男神。

“当初就该送他二百五的麦。”

自从五毛换了好麦就总被抢风头的小团座恨恨的说。

 

五毛曾经是个完完全全的萝莉控,除了萝莉体型之外的一切,在他的眼中都会被自动屏蔽。

他曾有个特别猥琐的爱好,那就是隐身在野外的时候,追着敌对阵营的小萝莉跑,然后享受着隐身结束突然出现之时,对方惊讶的动作。

直到有一天,五毛突然在野外刷起了人头,还总是一个人的。如此反常的动作帮里人都觉得不太对,密聊他也没有反应,直到他被人帮会埋到下线,才回到YY,长叹一声,说:“本来以为是个萌秀萝,只是衣服有点不一样……我追着他看看是什么套装,他又是抠脚又是轻功……我追了大半个昆仑……”

五毛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叹了一声,才说:“结果他告诉我他是秀太。”

“剑三啥时候开的秀太?”

“男人也穿粉色大丈夫?”

“这感觉就像你追个妹子,都结婚领证请完酒席洞房花烛了,他说他长了个丁丁。”

后来,又不小心尾随了一个花太以后,五毛彻底戒了这个爱好。

 

“戒了挺好的,”小团座一脸真诚的说:“就算是萝莉,操作号的人大多也是有丁丁的。”

五毛一脸蛋疼的看着小团座。

“我也觉得挺好的,”喵千里也在一边插嘴道,“就算是女号,多半也是有丁丁的。”

小团座一脸蛋疼的看着喵千里。

“……我说错什么了吗。”喵千里一脸懵逼。

------------

 

第四只明教叫炭基,是个喵哥。

炭基曾经是个神秘的人。

不,不仅是神秘,在他终于和帮会人面基之前,除了他在帮里的一个好友花哥苯基,没人知道他是男是女是不是人。因为他来了帮会两年,和小花萝一起打了一年半竞技场,从来开麦没有人声,只有键盘声和他家猫的喵喵声。

小花萝一直觉得,自己说不定遇到了活的喵星人。

还是会玩剑三的那种。

 

然而美丽的时光总是短暂。

终于有一天,帮里又群聚面基,一直默不作声的炭基表示自己也要去,顿时,小花萝的内心沸腾了!她悄悄的敲了喵千里,让他仔细看看炭基是不是地球人。

而结果是小花萝万万没想到的。

那天她爬上线,刚进YY,就听到喵千里在YY里喊:“雷总你睡醒啦?我看到炭基真人了!是人!汉子,长得……呃像三合板。”

小花萝还没来得及消化三合板是个什么造型,就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中气十足的大喊:“三合板你大爷,叫老子大波甜心(喵——!)!”

背景里的那声喵,刚刚好的接在他的尾音上。

 

整个世界都寂静了。

 

帮会YY好一会没人说话,有种集体掉线了的错觉,耳机里只剩下炭基他家猫的喵喵声。

很久之后才传来一个很斯文,很有礼貌,很淡定的声音,说,不好意思,我刚才被盗号了,我什么都没说……

帮会YY瞬间炸裂。

小花萝也炸裂了。

 

她的四只喵队友,一个二里吧唧的,一个一说帅就停不下来,一个大老爷们整天卖萌,还一个平常只有猫叫声开麦第一句话居然是说自己胸大。

胸大。

胸大。

胸大。

 

小花萝坐在电脑前面,满脑子都萦绕着那句爆了麦的大波甜心。

……还爆了麦。

--------------

 

说来喵千里说话时候的形容词总是别与常人。

曾经帮会有次面基,喵千里回来以后形容帮里一个妹子,“长得像光明冰砖”。小花萝黑着脸问那是啥意思,喵千里说那妹子特腼腆,看到人就方,肤色又特别白,又白又方,和光明冰砖似的……

后来当他又说帮里一汉子长得像东北大板的时候,小花萝就悟了,还是“又白又方”,只是块头大了些。

所以三合板到底是怎样一个长相,不能细思,面基回来小伙伴们表示,炭基确实身材很棒胸挺大,很健身房也很基,但是小花萝的内心,就仿佛经历了一部荡气回肠的猫片——

【我是个万花,我养了一只布偶喵,安静沉稳萌萌哒,我和我的猫相依为命共同进步,劫镖打本唧唧长,直到有一天,我的布偶小公举开口说话了,声音像少年版的赤木刚宪,第一句话是:“叫老子大波甜心喵。”】

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花生无望。

 

“你要淡定啊雷总,基基他只是胸大了一点。”五毛开着喵萝卖着萌。

“其实胸大挺有安全感的。”喵千里排排坐着卖萌。

“你真遭不住可以把他当成个妹子,反正他平时也不说话。”小团座安慰道。

“是啊,八块腹肌,能把五毛举起来当锅铲炒栗子,能把腿毛(小团座)按在地上吃土,还能一巴掌把千里那种小猴子拍进墙里,抠都抠不出来的那种妹子。”帮主毫不留情的补刀。

小花萝抹了把脸。

花生无望。

--------------

 

世界总是小的很,本来以为是强凑起来的四喵花,玩熟以后才发现,原来大家住的都很近。

小花萝和喵千里在同一个城市,甚至喵千里的学校就在小花萝住的小区对面。

炭基住在小花萝和喵千里附近的城市,动车160软妹币的距离。

而小团座和五毛,虽然离其他三人远了些,隔了好几个省,可这两人……居然是一个学校的。

 

当时大家认亲的时候是这么一个情况。

小花萝:“我住合肥……XX路那边XX小区……”

喵千里:“哦!我就在那个小区旁边的XX大!我经常去那儿门口买零食!还有赤豆糊和三明治……说来你家门口那些卖吃的小店怎么老倒闭……”

炭基:“我在你们隔壁上海,和二仓(小花萝二师父)住蛮近。”

五毛:“我很远了,我在重庆。”

小团座:“我也在重庆!”

五毛:“我老家不在那儿的,我在XX大,XX系大二。”

小团座:“我和你……一个学校的……”

五毛:“!你哪个系的?”

小团座:“你隔壁系。”

五毛:“大几啊你。”

小团座:“我是辅导员。”

五毛:“!!!……”

直接导致后来每到JJC,小团座的口头禅变成:“你要再蹲那里光打萝莉不干事,我下学期就转去你班里。”

 

“我觉得这个游戏再也玩不下去了。”五毛心如枯槁。

--------------

 

尽管五毛在四只喵里看起来像是仅次于喵千里的食物链底端,但是小花萝从来都不觉得五毛值得同情。

毕竟几乎每一个进帮的小矮子,都在YY受到过五毛无差别的调戏。

不分男女。

 

最经典的一役,大约就是帮里目前唯一的大师突突了。

那天突突刚进帮,唯一的一个和尚啊,还是个萌萌的小光头,那脸捏的简直嫩出水了。一群人喜不自禁在YY聚众狂欢载歌载舞,五毛也适时的蹦了出来,操着他已经进化成五百的麦,声音又低沉又性感的问:“小和尚,搞基吗~?”

一直很沉默很高冷的突突大师,这时候突然主动上了麦序,大家连忙把麦让给他,接着,就听见一个男声……

那声线比五毛还低沉,只说了三个字——

“滚犊子。”

 

之后五毛整整一周都有点精神不振。

小团座后来知道了这件事,笑的差点背气,那时候五个人正在打JJC,小团座停不下来的笑了整整两局,除了点个进出,连走路都按不出来。笑完之后头疼了一整晚,说个话都气若游丝,那模样活像是撸过五局。

怎么不笑死你呢,五毛说他恨不得登时就冲到隔壁系,亲手把小团座送上天。

--------------

 

五个人的55JJC配置是4只喵加一个T花,33的配置是2喵花,四只喵拆来两组,小团座和五毛一组,炭基和喵千里一组,小花萝开着自己的号或者基友的万花号凑着打。

不仅是帮里,有时候吐槽闲聊的时候,也有人表示疑惑,四喵花,这该怎么打,上的了段吗?会不会很纠结?喵这么脆的存在,奶花这么尴尬的胸膛,一口气带四个,你罩得住吗。

每到这种时候,小花萝就要义正言辞的表示,她从来不在55里奶人,因为根本奶不到。

那四只猫会各种翻墙爬梯子绕柱子钻角落,身手敏捷走位风骚,从来都不让自家的奶读完条,小花萝想奶都奶不到。

而一般来说他们五个人进图的状况是这样的,小花萝最先进,YY通报对面的配置,四只喵剩下15秒的时候过图,就地隐身……直到开打,对面都只能看见小花萝一个人。

小花萝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在喵队友挨个干死对面全部之前,玩命的吸引仇恨撒腿狂奔……对此,基友帮主曾经给过小花萝一个充满正义的评价——

你是我们帮里唯一一个,用万花的腿长跑出七秀脚程的人。

直接导致小花萝别的不行,体操水准直追奥运。

 

那酸爽,简直难以置信。

--------------

 

曾经小花萝以为四个喵队友里面,喵千里是最傻的一个,虽然早知道他是对门中科大的研究生,但是也挡不住那种纯纯二气息。

直到有一天,帮会YY里妹子们在讨论ABO。

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个ABO。

讨论到高潮的时候,完全没发现有一个目瞪口呆的直男已经在YY旁听了许久。那之后喵千里连着几天没有音信,突然再上线的时候颤颤巍巍的向小花萝哭诉。

“雷总你知道ABO吗?”

“男omega生孩子顺产的话,该从哪里生呢?难道是……拉,拉出来?除了拉出来没别的洞啊……”

“信息素这东西太不科学了,强荷尔蒙的体味吗?但体味轻才会外显为香气,重了不是狐臭吗?!”

“如果妈是个男O或者男B,孩子生出来以后问:‘妈~我是从哪儿来的啊~?’,然后孩子妈说,‘娃儿你是我拉出来的’……这得给下一代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小花萝被问的一愣一愣的,说感情你消失这几天都在思考,怎么用科学解释ABO世界咯?

喵千里点头如捣蒜。

那一副认真的学术模样让小花萝简直看不下去,只好劝慰他,这些都是欧美那边搞出来的一套同人设定啦,和什么魔戒世界,凡人修真一样,笔杆子的娱乐道具而已,不要这么认真啦……

只好小花萝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喵千里学业繁忙暂A了游戏,队里的人也都工作生活停了一阵子JJC,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两个多月后喵千里再回来的之时,居然带回了一场三个多小时的科学讲座。

 

那天,帮会YY聚集了80多号帮众,在一层浓浓的学霸之气中,仔细旁听了喵千里关于ABO科学分析的讲座,内容包括,从提取荷尔蒙角度分析信息素压制的可行性,男性生孩子内脏改造可行度,激素对妊娠的影响,男性骨盆形状对生殖的不利影响,基因角度分析男男造人的前景……等等。中心思想就是——“我消失这两月埋头研究男男生子的科学姿势了”。

并且表示,他把这个当做了课外课题,会持续的研究下去,甚至还得到了导师的指点。

小花萝的三个小时候是张着嘴渡过的。

帮主则大手一挥,在帮里新建了一个分类——“人类的希望”,专门放置喵千里一个人。并且叮嘱小花萝以后千万不能再欺负喵千里了,这么金贵的脑袋,一点都不能损坏!

 

想起曾经队友们一起闲聊未来的职业规划,小团座事业起步,五毛已经找着了实习的公司,炭基经营着自己的店铺,只有喵千里很认真的表示:我懂的太少了,所以至少得先读个博。

小花萝抹了把脸,曾经看起来最傻的队友,居然是个真正的学霸,未来的科学家。

那些二里吧唧的表现……大概,嗯,是赤子之心吧。

--------------

 

自从小花萝给师父们写了文,给仇人画了画,给基友帮主画了屏保和手机壳以后……喵们也坐不住了。

喵千里:“明明我们才是你最亲密的战友啊!”

五毛:“你看我这么萌这么萌的小红帽……”

小团座:“你看看这一个污漆嘛糟的服务器,上哪儿还能找着我们这么帅的明教。”

炭基:“你们咋不上天呢,一个个这么能吹。”

 

小花萝表示很同意炭基的观点,可是想想也觉得,艾玛这几个猪队友,确实也到了该818的时候了,写个流水账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可是我写你们,打什么TAG呢?

喵千里当仁不让,直接在YY喊道:“all明啊!”

短暂的沉默之后爆起了三个骂声:“你特么傻不傻,是明all!”

 

你们连all都知道了,我还能说点什么呢,小花萝仰天叹气。

--------------

 

 

曾经微博上有人安利一种明教劫镖的方式,也就是带上一个看上去柔若无害的小奶妈做诱饵,在对家的跑商路上晃荡,吸引目标的注意,等他过来袭击奶妈的时候,隐身的喵们就能坐捡人头。

四喵兴致勃勃的要小花萝穿身脆的陪他们出门溜达,小花萝冷笑一声跟了过去,老老实实的蹲在路边……一下午时间至少有4个团数量的恶人从他们埋伏的小路经过,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过来打小花萝一下,喵们百思不得其解,最终认为是小花萝的气质太爷们了,做诱饵不合适。

几个人打劫不成,干脆保持着隐身的状态在YY聊起了天,而小花萝依旧蹲在小路边,她看了看周围隐身的四只明教,还有他们脚边打着滚儿的,显眼的简直欲盖弥彰的四只波斯喵球球……

 

哎。

小花萝抹了把脸。

花生无望。

 

END


评论(15)
热度(90)
©立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