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啾

weibo:@弦小丢 B站:@雷涟漪
花明|花毒花|花藏|琴崽
约稿带价私信,不接漫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却多情,随人处处行。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

[花明]家猫驯养日志(06)

(我终于学会了用手机码字,世界一瞬间变得美好了……)

06. 


尽管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是亲眼看到一个万花用鞭子的时候,十七还是有些不能适应,尤其是那根鞭子还切实是一件“笔”类武器。 

一样的短柄打穴武器,只不过嫁接了条触手而已……十七打了个寒颤。

十四与十九也有明显的惊讶,两人对视一眼,齐齐运起了暗沉弥散,顿时隐去了身形。

 穆江蓠握着鞭子,嘴角勾起一个有些嘲讽的弧度,不急不忙的给自己套上了一个遮住了半张脸的超大号眼镜。 

下一刻,那条黑色的皮鞭一闪,一左一右两个人便被抽了出来。 

十七心虚的抬起爪子遮住了眼睛。 

好兄弟,我对不起你们,我一不小心出卖了门派机密,助长了敌人的战力…… 

挨了一下的两人也是大惊,却很快就恢复过来,右侧的十九果断的再次隐身缠住穆江蓠,而另一边,十四则后退几步,一把抄起了猫形态的十七。

穆江蓠的眼神瞬间就黑了,狠狠的甩了十九一记傍花随柳,便直冲了回来,鞭影对准十四的脸就是一闪。 

不好!十七连忙对着十四的肩猛地一撞,鞭尾在十四额头险险掠过,兜帽被整个儿掀开,露出一张高鼻深目的脸。

穆江蓠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脸就更黑了。 

他到底是脑补了什么诡异的东西……十七刚要为两个好兄弟担忧,整个猫就被十四举了起来。 

“球球~球球你比以前更聪明了,居然会护主了。” 

看着十四闪光的眼睛,十七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强撑着别开脸去。 

护主,护主,护主,护主护主…… 球球不该是我的猫吗——!!!? 


“球球,球球你怎么了,怎么好像不认识我,我是你十四叔啊!” 

十四悲痛欲绝地举着猫猛力摇晃,十七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高达里……快放手,我…的馅儿要被你摇出来了…… 

还有,十四你比我大,球球就算能说话,也该叫你十四伯啊。 

不对,球球要是喊你伯,那该喊我什么,爸……爸? 

还是不对!我为什么要去想球球和我的辈分问题啊! 

用猫大小的脑袋极速运转的脑洞还没挖完,万花弟子与两个刺客之间已再去了一轮交锋,那根柔软的鞭子像条无孔不入无所不至的蛇,天罗地网一般将人摆布于鼓掌之间。 

本来嘛,万花的武学就是指上的打穴功夫,判官笔,只不过是手指的延伸,明白这个道理的话,就不必拘泥于制式的武器,相似的东西皆可为我所用。

  “你们还真以为万花是用毛笔打架的啊?too young!” 穆江蓠一手握着鞭子,一手搂着猫,稳稳的立在那扇一刻不停的发出敲打声的门前,巨大的眼镜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只能看见那嘴角勾起的弧度……藏不住的傲气! “

听好了,这已经是我的猫了,想要回去……没门!” 

穆江蓠的声音听起来很正直很认真,就和大漠里的沙匪似的——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 

十七忍不住抬起头丢给他一个蛋疼的眼神,小声骂了句你真不要脸……可是话到嘴边只剩了一声又萌又软的喵。穆江蓠闻声低下头,看见十七正瞪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午后的阳光,金色的树荫,一个个小光斑在十七的猫眼里随着风流动。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每一只猫的眼睛里都有一个小宇宙? 

穆江蓠怔愣了好一会,突然丢下了鞭子,摘掉了硕大的眼镜,十七有些慌张的对上穆江蓠火热的眼神,还没来得及摸摸脸看看猫会不会热,面前这个人就迅雷不及掩耳的——把脸埋进了他的毛里。 

不仅埋进去了,还蹭了起来,十七感受着侧腰处不同于手指抚摸的陌生触感,整个猫都呆住了。 

他能感觉到隔着绒毛,那个人鼻尖轻轻滑过,有些痒,也有些舒服。后颈被一下下的抚摸,那双成天摆弄机甲的手上面有许多茧子,只是隔着一层猫毛并不能感觉得到。 

如果不是猫就更好了。 

十七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 

紧接着,十七就听见了穆江蓠嘿嘿嘿的傻笑声……一瞬间被劈醒。 


这人没治了。 

和个猫控是没未来的,十七你特么的清醒一点啊!你难道希望新婚夜新娘子嘴里喊的名字是球球吗! 

不对,我要是只猫的话还怎么新婚啊! 

还是不对啊!为什么好好的我要想新婚时候的体型问题啊!

十七泪眼朦胧的从穆江蓠手中挣扎着扭过头去看他的两个好兄弟,却见十四与十九凑在一处,咬了会耳朵,像是达成了什么共识。紧接着两人齐齐隐身,带着哐啷哐啷的声响远去了…… 

最后的那个瞬间,十七还看见了十四丢来的眼神,和一句没发出声音的唇语——球球我会回来救你的。 

我们十几年出生入死的友情呢?你们不是来救我的吗! 

十七再次对自己的喵生产生了怀疑。 

穆江蓠也从猫垫子里抬起了头,对着那俩刺客的背影道:“他们不准备先把裤腿上的兽夹取下来吗?” 

他静思片刻,突然又微皱了眉,抱怨道:

“这两个明教来的……怎么都没带猫呢。” 

“喵!” 

【你还想绑架多少猫啊!】 

穆江蓠低头,看着那双明明白白表达着不满的猫眼瞳 ,又愣了好一会儿,才举起猫,笑得满面春风。 

“好好好,就只养你一个~” 

猫十七再次被无良的万花弟子晃了眼,只得喵喵叫了几声,自觉自动的钻进了人怀里。 


身后的门还在砰砰作响。一人一猫站在门口,午后的树荫,树叶沙沙,高大的万花弟子着一身锦缎黑衣,怀中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猫。 

万花弟子笑的温柔,小猫蜷缩在男人怀中眯着眼睛。那画面无比静谧,无比美好。 

……只要忽略背后那响得吓人的敲门声就好。 

“喵……” 

【穆江蓠……】

 猫十七首先反应过来,用爪子挠挠穆江蓠的手臂。

 万花弟子低下头看它。 

看着对方那猫控的眼神,十七觉得,用本来就跨了种族不能沟通的语言实在是无法交流,干脆爬上了穆江蓠的肩膀,用猫爪指了指,那扇还在砰砰砰的门。 

穆江蓠看了看门,又看了看猫。 

“怎么了?” 

万花弟子一脸委屈的看着猫十七,颇有种你不让我现在顺毛我就不开心,我都不开心了你还让我去救别人,这种事儿我怎么干得出来……的架势。 

……你要点儿脸吧! 

猫十七挣扎起来,奋力的想摆脱穆江蓠的钳制。 

开什么玩笑,门里的那个可是我的身体啊!虽然换回来的几率近乎渺茫,但是,好歹应该抱着美好的希望啊,我不想一辈子做猫啊! 

就算做猫每天可以吃闪光的猫粮,可以无顾忌的卖萌,可以被顺毛,可以做很多原来的体型做不到的事,可是啊……我还是想变回原来的样子,因为有很多事也是现在的我做不到的呀! 

比方说,比方说……猫十七突然说不出后面的话,比方说……什么样的事呢?

就在他因为这一点杂乱的思绪而怔愣的时候,那扇门终于被锲而不舍的球球撞开了。 


内芯是只猫的明教弟子,一身制服被他自己扒拉的乱七八糟,流畅的肌肉线条,漂亮的蜜色皮肤上,被划了许多细小的伤口。 

它显然还是没能适应,毕竟换了个身体,四条腿跑步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他跌跌撞撞地跑出门,被站在门口的穆江蓠抱了个满怀,差点挤坏了还趴在穆江蓠胸口的猫十七。 

以第三者的视角,看着自己的身体行动,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 

十七从来也没能想到,自己的脸上露出的表情也可以这么生动——前提是,那些表情,不是嫌弃,憎恶,惊恐,或者是其他更加负面的东西。 

穆江蓠只阻拦了一会儿,便放开了球球,任他嗷嗷叫着跑出去,钻进了那片已经被打扫干净没有机关的草丛里。 

“真这么讨厌我啊。” 

穆江蓠看着球球跑走的背影,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手一下一下的,轻轻抚摸着猫十七的脊背。 白色的小猫贴在他胸口,脸埋在他颈窝,听见这句话便抬起头看他,安静了一会儿,居然用头顶蹭了蹭穆江蓠的下巴。 

男人眼中闪过惊讶,很快的就被更温柔的笑意所覆盖。 

“十七啊……” 

“喵?” 

“我们要开始存钱了。” 

“喵。” 


十七随意应了一声,之后才反应过来穆江蓠说了什么。等等……存钱?存钱做什么? 

直到那个风骚的唐门快递员再次上门的时候,十七都还没有意识到穆江蓠所说的存钱二字,究竟有多大的威力。 


next...

评论(5)
热度(17)
©立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