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啾

weibo:@弦小丢 B站:@雷涟漪
花明|花毒花|花藏|琴崽
约稿带价私信,不接漫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却多情,随人处处行。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

[毒花]有生之年(08)

08.

 

“哎,为什么呀?”风筝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花无心刚要开口回答,声音还没发出便轻咳起来,他一手覆上脖颈,感受着咽喉有些不妙的痛感,微微皱眉。

面前突然投下一片阴影,一只手环上来,隔着那件大衣抚摸他的脊背,温热的气息有些暧昧的扑在他脸上,花无心抬起头,百里却适时的退开了些,将他因为书写的动作而敞开的衣领拉紧了些,然后端起一碗还冒着热气的汤羹,递到了他嘴边。

“喝。”

简洁的一个字让花无心莫名的就觉得……有些不自在。

那碗里也不知道是什么,乳白色的液体,有些奶香,喝下去却没什么味道,只是那个温度经过咽喉的时候,着实舒服的很。本来觉得舒适也没什么不好的,可怪就怪在,喝下去之后,就仿佛身体里有什么饥饿的东西被安抚了,不是胃,而像是人身无处不在之物,就像是……血液?

花无心有些疑惑的尝了一口,然后悄悄瞄了一眼百里,却看到那人面无表情的睁着一双漆黑的眼睛,道:“喝完。”

又是简洁的两个字。

花无心若有所思的埋下头,老老实实的把碗里的东西喝干净,刚放下碗,嘴唇却又被什么点住,他眸色一沉,努力无视那几根轻拭他唇角的手指,只是隐藏在被褥之中的左手,不受控制的握成了拳。

“你若不想嗓子废掉,就别说话,想说什么便写吧。”

百里接过空碗放到一边,又排排坐回了原先的位置,而两个小辈目光灼灼的盯着花无心,看得他一阵无奈。

于是便又提起了笔。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花无心摸摸风筝的头,觉得女娃娃软软的头发手感特别好,干脆又摸了一下。

【想杀他俩的人太多,岂能放过这种好机会。】

“我明白了!”风筝点点头,想了想又问:“小师哥,你说这位石中仙是四杰里最易对付的,那其他人呢?”

见风筝完全不排斥这类话题,花无心的心情很是不错,笑了笑,写道:

【第二好对付的,是那位自丐帮来的巫马图。】

“他?”接话的却是百里,他双手抱臂,道:“我遇见过他,手上功夫不赖,”百里瞄着花无心,道:“他和石中仙,被你排在另外两人之后……何解?”

花无心只是轻蔑的一笑。

【我这排的是好对付的名次,江湖人排名往往只看武力,可是与人相斗,只有武力也不能决定什么。】

“啊这个我懂,慧空大师教过的,这个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风筝兴致勃勃的抢答。

闻言花无心又笑起来,一双眼睛弯弯的眯起,像是得了什么极合心意的猎物。

【你这孩子挺对我胃口的,踢了风烛做我徒弟如何?反正那个死板的木头人也没什么意思,跟着他迟早被闷成个小木头。】

“师父对我很好的,唔……虽然师父是闷了点……”风筝鼓了腮帮子嘟囔道。

一边的燕舟坐不住了,翻了个白眼儿道:“不止闷了一点吧,上次我去他那儿,听他在给你念那什么律书,我的妈,听得我站在门外腿儿都打颤……”

花无心被逗得又笑了一阵,却在无意与百里视线相撞的时候,笑不出来了。

那双眼睛的颜色太黑,以至于那眼里的情绪也变得不清晰,就像是投入墨池的石子,光是看着,就觉得整个人都被未知二字所俘获,这种无法掌控变数的心情,着实让人觉得忐忑。

花无心定了定神,强自把话题转移回一开始的地方。

 

【巫马图此人,虽然勇悍,但他性子逍遥,不喜拘束,也不爱凑热闹,故而他即便名列澜沧四杰,有他无他,也并无太大分别。就算现下要攻澜沧城,他若是心情不好,也不会回来救,这样的人也许单打独斗难以应付,可若是要对付‘澜沧城’,他还真不算什么,至多是个不太紧要的变数。】

百里看着花无心那一脸毫不在意的淡然神色,若有所思。

【再往后排,第三不好对付的人,是卫央。】

写到这里的时候,花无心停顿了一下,眼中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似是嘲笑,又似悲悯。

卫央这个人啊……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写道:【卫央此人不仅是医道圣手,心思也是卓绝,叶无由身故,退居澜沧城之后,城中的大半事务其实都是他在总理。】

“叶无由死了?”百里插了一嘴。

花无心丝毫不给面子的放下笔,指了指那一堆之前写下的东西,便瞥了头去安静的喝茶,连看也不看百里一眼。

这种明显差异的态度连风筝都察觉到了,她好奇的在花无心与百里两人之间来回巡视,百里那张一直有些冷冰冰的扑克脸上看不出什么,花无心一派事不关己的淡然之中也看不出什么,但就是让人觉得……

“百里哥哥,你和小师哥闹别扭啦?”风筝小心的问道。

百里依旧是一副无神表情的面孔,只有那双漆黑的眼睛似乎有一瞬间亮了亮。

而花无心被风筝说的一愣,随即有些好笑的取笔写道:

【我与他又不是朋友,怎谈得上闹别扭。】

风筝眨巴眨巴眼睛,又看向了百里。

百里沉默了一阵没有解释,就在花无心觉得这个话题可以揭过去继续说澜沧城的时候,百里突然从凳子上站起身来,脱掉了鞋子,然后揭开了被子利落的……坐上了床。

 

花无心有些失态的扭曲了原本淡然的表情,可惜腿脚使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百里捉住了自己的脚腕拉扯起来,将自己的腿交叠垫在了他的腿上。

花无心不明白百里要做什么,只是这姿势委实暧昧了些,他暗自咬住了牙,安定了情绪,只一双眼睛不受控制的流泻出了些许杀意。

百里扯过被子,给花无心腰腹的位置盖好,这才对一脸好奇的风筝说:“方才我欺负你的这个小师哥了,所以他生气了……别动。”

一边说着一边按住花无心想要踹他的腿,从脚踝开始一路向上锤捏按摩。

“你的腿无事,只是康复之前,需要推拿。”

也许是花无心散发出的杀气太明显,百里本没打算说话,思虑片刻,却还是解释了这么一句。

花无心依旧冷着脸,随着百里的动作不动声色的咬住了嘴唇,风筝瞧了一会,也跟着凑过来,像模像样的给花无心捶腿。

本就忍得辛苦,给这么加一下,花无心直接就绷不住脸了,身体一僵,一声甜腻的鼻音就这么不受控制的逸出。

声音不大,却很清晰。

屋子里顿时没了声响,连花无心自己都被吓得愣住了,百里也停了手里的动作,一双漆黑的眼睛不错眼珠的看着花无心,手掌贴在他腿上,手心的温度热得花无心有些莫名的惊慌。

风筝也没了声音,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突然就笑了起来。

“哈哈哈,小师哥怕痒!”

风筝指着花无心,女娃娃的眼睛笑眯成了弯弯的一条线。

一瞬间尴尬的气氛就被强行排解了,花无心看着风筝一派纯真的笑脸,开始认真的考虑收徒的事情。

而燕舟坐在一边低着头扶住额头,简直没法面对他面前的三个人——小风筝啊,你这个蹦出来的小师哥其实怕的不是痒啊,可是我要怎么跟你说。

他扶着额头偷瞄了下百里……虽然对方依旧是一张无表情的脸,可是好歹也是一起打了几年架的战友,那个状态明明就是……挺开心的!

燕舟开始认真思考,怎么才能顺利又自然的把风筝从房间里面拐出去。

可是风筝完全没有领会到他的各种眼神,一边帮忙捶腿一边还把纸笔递了上去满脸的期待……燕舟认命的按住了额头,内心的苦水泛滥开来。

 

花无心忍着腿上传来的酸麻与酥痒,努力绷着表情,却架不住一边还有不明所以的风筝一脸欢喜的把纸笔往面前送。他只得提起笔,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只是手指似乎也在颤抖,稳了半天也没有落到纸上。

“小师哥?”风筝轻轻拉了下花无心的衣角,道:“你是忘记说到哪里了吗?刚才讲到卫央啦~”

花无心对着女孩儿露出一个微笑,闭了下眼睛,感觉到腿上传来的触感不在那么难以忍耐,渐渐变得舒适起来,就连人也有点晕晕乎乎。

没有想太多,他提起笔继续写道:

【卫央虽心思玲珑,手段狠辣,却也有个致命的弱点,那便是他单修离经易道,与武艺上平平无奇,若是落单,想除去他,轻而易举。】

“唔……既然他是很重要的人物,那护卫一定也很多吧?”风筝认真的提出了疑问。

花无心只是笑了笑并不回答,风筝不解的看向了百里,百里手上动作没停,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句:“所以他排在第二。”

因为有这个一个简单的缺点,所以不是无懈可击,而缺点又简单的极好护卫,所以才难以除去。

风筝这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是被花无心一句“轻而易举”误导了,有些委屈的冲花无心鼓了下腮帮子。

花无心坏坏的笑了一下,颇有些逗人完的狐狸模样,他眯了下眼睛,只觉得头越来越重,困意突然之间就席卷而来……是那碗不知道是什么的汤?花无心瞄了一眼依旧在埋头折腾着他的腿的人,强压住了眼底晦暗的情绪。

而燕舟仔细一张张看着花无心的笔述,奇道:“就剩个女人了,难不成她真是四个人里最能打的?”

【她谋不如卫央,武不如铁岚,能做澜沧城主,却实至名归。】

花无心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要收服石中仙,必先擒卫央,而要攻陷澜沧城,必先杀柳帘月。】

这句话,好像说的是一件事,也好像是两件事,澜沧四杰除了一个不被花无心看好的巫马图,剩下的三个人被这么并列一提……字里行间总让人觉得有什么不对,燕舟仔细的梳理这些不知真假的信息,心中隐隐有些揣测,刚想问询,却发现花无心像是要晕倒了似的,双眼一闭就斜斜的倒了下去,手中的笔也掉落在了地上。

“无事,他只是困了。”

百里接住花无心侧滑的身体,将他揽到怀里,对着两个小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们先行离去。

燕舟连忙拉着还想往前凑的风筝开溜,跑到门口又折回来,把花无心写下的那堆纸收拾了起来,询问性的向百里递了个眼神。百里点了点头,只说了一句:“给燕波。”燕舟便会意的带了东西离去。

直到门阖上的声音响起,百里才低下头注视着靠在他胸口的人。

那一双眉眼,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会这么安静柔顺,它睁开的时候,那眼底的秘密太多,思路太深,谋算太沉……不像自己养的五毒,就算是毒物,也是清澈简单的,生即是生,死即是死,臣服所以忠诚,依附便是欢喜。

自己所喜爱的,一向便是这种简单的,不用计算与思索的人事。

有太多人与这个标准重合,只是那些人都不是面前的这一个。

百里有些疑惑的思索着一些以前从未在意的事情,直到花无心轻哼了一声在他怀里缩了下身子才回过神来。他忙不迭的将人放下,好好的塞进被窝里,仔细搓热了花无心冰凉的脚,又冲了个汤婆子一并塞进了被窝里这才消停。

只是不一会就发现,花无心还是皱着眉在被子里团成了一个团儿微微颤抖。

也没管现在是什么时辰,百里干干脆脆的脱了衣服爬上床,刚钻进被窝,那个人就自觉自动的贴了过来,百里也再自然不过的张开手臂把他扣在怀里,用周身的温度尽力的安抚这具稍微放手一下,就会渐渐变凉的身躯。

而之前仔细思索的那些事情,百里几乎已经不记得了。


next...

评论(3)
热度(37)
©立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