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啾

weibo:@弦小丢 B站:@雷涟漪
花明|花毒花|花藏|琴崽
约稿带价私信,不接漫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却多情,随人处处行。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

[花明]家猫驯养日志(02)

02.

 

奴隶是个什么概念呢?

没有人身自由,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凄凄惨惨做工到死……十七拿着鸡毛掸子哀叹了一声,自暴自弃的继续打扫卫生——唔,至少现在过得比奴隶好得多,顶多就是个全职男佣呗。

只是穆江蓠那句“要么还债,要么死”,实在太吓人了……

每天天亮起床打扫卫生,给球球铲屎,接着打扫卫生,午饭,打扫卫生,抓住球球给那个大夫顺毛,继续给球球铲屎,打扫卫生……然后吃完晚饭睡觉。

掰掰手指算算,其实整天做的也就这么四件事,打扫卫生,给猫铲屎,抓住球球让穆江蓠顺毛,然后混吃等死。

先不说穆江蓠每天要他打扫三遍屋子的怪癖,就冲着他每天都要强制给球球顺毛这点,十七就觉得很不对劲。且不说球球看到穆江蓠就像是看到了馊掉的小鱼干似的,无比嫌弃到处躲着跑……穆江蓠他每次摸到球球毛皮时候的眼神,简直要烧起来似的。

十七总是怕球球哪天突然就变成了一锅猫肉炉。

十七还记得穆江蓠第一次问起球球名字的时候,那一脸强装淡定又仿佛随时要爆发的火热,让他吓得连忙抱紧了球球。

“球球?”万花弟子眯了眯眼,“我认识的另外一个明教弟子的猫……也叫球球。”

十七只好干笑道:“其实明教的猫,也就那么三四个名字,除了球球就是桃桃,再不就是猫猫……”

所以说叫球球的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半夜起来找厕所,喊了一声球球周围亮起了一大片绿油油的眼睛……这种事儿还真是不太愿意回想起来。

 

不是没试过逃跑,可是院子外面的机关和发疯了似的,别说逃跑了,球球出门遛个弯自己去找都会找出生命危险,况且连弯刀都被人被掰了。虽然能使用暗沉弥撒,可是隐身顶多躲躲活人,机关才不管你那么多咧。

那个拿锤子比拿针顺手,打铁比绑绷带顺手的大夫,天天都在屋子后面的锻造台那边敲敲打打,方圆百米的机关就没有用完的那一天。每当不小心触发了什么陷阱,还会一脸正经的延长自己的刑期……

我只不过是做个新手任务啊。

十七隐约有点明白好兄弟十五为什么去了趟唐门就再也没能回来了。

生死未卜一词,根本不能尽述。

 

鸡毛掸子在并没有什么灰尘的家居摆设上扑来扑去,十七打了个哈欠,插起腰环视了一周摆设很是朴素的居室。

除了一张床一张小桌两个放东西的杂物柜,最大的目标也就只有角落的那个木质猫爬架。十七第一天开始打扫的时候,猫爬架还满是灰尘,似乎从来没用过,也没有打扫过……就等着自己来打扫吗!十七又叹了口气。

所幸球球挺喜欢这东西的,没法在外面撒欢,也只能回来屋里摊在猫爬架上。

只是穆江蓠之前并没有养猫,那这猫爬架是怎么来的?

居室的墙面上挂着不少或金属或木质打造的物品,霸王钳,木甲鸟等等……床边顺手的地方则是挂了只做工精湛,手柄较一般鞭子略长的皮鞭。

皮鞭……十七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开始打扫卫生的第一天,他就发现,这件居室之内,除了床铺和桌子以外,最干净的物件就是那只皮鞭,也就是说那鞭子是穆江蓠常用的。

一个精通机关术,对球球有不明意图,并且常用皮鞭的大夫。

无论哪一条都……怪怪的。

 

 

“十七。”

十七应声抬起头,见穆江蓠正咬着筷子看着他。

“明教的招式暗沉弥散,是什么原理?”穆江蓠问了一句,眼神便回到了球球身上。

这算是门派机密吧!要是说出来,组织怎么办,师父怎么办,明教怎么办,这是万花谷要攻上明教的前奏吗,不对这个大夫这么古怪,指不定是哪个教丢在万花谷的暗线啊……十七脑洞大开,犹豫了好一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穆江蓠眼睛依旧盯着快把脸埋进碗里的球球,慢斯条理的吃着晚饭。

“你说出来,我给你减两个月刑期,还把球球的猫粮配方给你。”

一瞬间,什么师父组织门派阴谋全都被抛到了大漠,十七恨不得现在就抱紧穆江蓠的腿。

虽然是在这里做工还债,但是伙食着实不错,特别是球球,虽然嫌弃穆江蓠嫌弃的整只猫都蔫蔫的,但是被那每天不重样的极品猫粮喂得……胖了一圈不止。

你嫌弃人时候的坚决呢球球?

“其实我们这一招原理很复杂,除了光的折射还有……”十七巴拉巴拉扯了一大堆半真半假连他自己都不太确信的道理,毕竟嘛,门派武学的发动还得是自家的内功心法,和一个技术宅扯科学原理,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十七半心虚半忐忑的瞄着穆江蓠,万花弟子只是微皱着眉思索了一会,便放下了筷子。

“我明白了。”穆江蓠一脸的认真严肃。

你明白什么了?!我刚才有一大半都是瞎扯的,你真的信明教隐身是应用了太阳光折射的物理科学吗?!十七整个人都惊呆了。

 

有了这么一出,当晚穆江蓠整夜都在敲敲打打,十七被吵得睡不着也没啥怨言,毕竟这点他也有责任。

在组织里面被教育这么多年,除了暗杀的武学,还有混入人群的演技,一本正经瞎胡扯的口才,甚至像十五那样精湛的易容换脸功夫,和适应各种不同地域的说话口音……十七欠缺的是从现在开始实战练习的机会。

第一次这么明目张胆的忽悠人,总觉得内心惴惴不安呢。

抱着这种心情的十七没睡好,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起床,早饭,打扫卫生,然后给球球铲屎……正当他每天例行感叹人生的时候,穆江蓠一脸春风的从内室的工作间出来了。

那一脸笑容,又正正好的戳在了颜控十七的红心上。

冷静,他是个常摸皮鞭而且对球球有不明企图的奴隶主,你冷静!十七摸了摸心口。

穆江蓠完全没察觉到十七的异样,只是满面春风的掏出一个构造复杂的眼镜戴上,遮住了大半张脸,只留下笑的弧度正好的嘴巴。

“十七,暗沉弥散。”就连声音也是带着笑的。

十七脑子一晕,身体便条件反射的做了回应,瞬间隐去了身形。

“好,你找个地儿藏起来,一炷香我若还没寻到你,明日就放你归家。”

明天就放你回家,放你回家,放你回家,回家,回家回家……十七的脑海迅速的被这几个字攻占,他喜不自胜,撒腿就跑准备找个就算没隐身也难被找到的旮旯角,结果还没跑出几步,就看见那个笑眯眯的万花弟子手指拨动那副超大眼镜上的机关转了几圈,然后毫无差错的追过来,一手拎住了他的后领。

十七挣扎了好一会,认命的解除了隐身状态,哀怨的小眼神瞪住了穆江蓠。

依旧微微笑的万花弟子用手指敲了敲脸上的眼镜:“这就叫知识的力量。”

十七的眼神更哀怨了。

穆江蓠拍了拍十七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别伤心,我不这样,一会带你出去玩,你逃跑了怎么办。”

十七吸了下鼻子:“你明明一开始就能看见了吧,那你还说要放我回家?”

万花弟子又拍了拍十七的肩膀,脸上和熙的笑容一瞬间又变回了无表情的严肃认真,他点了点头,语气平静的就像是在说今天吃什么一样。

“嗯,我逗你玩的。”

 

 

师父,我好像招惹上什么不得了的坏人了。

十七内心从未如同现在一般愁苦,几乎连自己是个刺客这件事都忘记了……从职业上来说,貌似自己才是明面上的坏人。

可是现实是,在真正没有行为逻辑的坏人面前,十七和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猫崽也没什么区别。

被领着走出那片满是陷阱地雷的“院子”,陪着坏人推着一个大木箱一路走下山坡来到谷地的揽星潭,十七终于见识到了这些天穆江蓠终日敲敲打打的东西——一个,超大号铁盔甲?

“这是我的新作,名字就叫……高达!”

穆江蓠的脸还保持着严肃的表情,可是眼睛亮的要点灯了似的,十七毫不怀疑,如果现在是夜晚,球球和穆江蓠一起看向自己,自己绝对分不清他俩谁是谁。

“高……达?”十七抽了下嘴角,看了看面前颇有明尊雕像风的铁疙瘩。

“对!”穆江蓠点点头,“再过不久就是下一届的万花唐门机甲大赛了,哼哼……”他突然笑了起来,“这回有了高达,唐家堡的汉唐就得靠边站了!全自动的木桩子哪及得上能载人的!”

看着突然燃烧起来的穆江蓠,十七不由自主的往他的反方向退了一步,可是下一秒就被穆江蓠捉住,直接推进了那个铁盔甲里。

“你做什么!”

陌生的环境,十七有种被丢进刑具里的恐慌感。

“我起草图纸的时候,有点差错……”穆江蓠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内仓做小了点。”

十七看了看穆江蓠,又看了看铁疙瘩内部的高度,忍不住笑了一下,盯着穆江蓠的眼神毫不掩饰的带着几分嘲笑。

这笨蛋,他进不来哈哈哈。

“你笑什么,”穆江蓠戳了下十七的腮帮子,“你这么矮还笑。”

“你……”十七刚要反驳,穆江蓠便果断的关上了高达的盖子!顺手还打开了机甲的开关。

 

你一个载人机甲的开关居然设置在外部是想要怎样啊——!!!

原本蹲着的高达突然间站了起来,十七吓的喊出了声,条件反射的敲打内仓,救命!放我出去啊!我愿意一天扫三遍屋子!一天铲三次猫砂!!!

“你的左右手边有操纵杆,握住拉动!”

穆江蓠的声音从铁壳外面传来,十七连忙摸到那两只把手,用力一掰!高达果然乖乖的停了下来不动了。

十七刚要送口气,安静的高达又颤动起来,然后丝毫也没理会他这个使劲儿摇晃什么操纵杆的驾驶员,和脱缰的野马一样奔了出去!

“救——命——啊!!!”

在飞奔的高达内部,十七拼了老命的捶墙。

“放心……每天……总要暴走那么……一两次的……”穆江蓠的喊声远远的传过来,然而十七的耳朵里除了自己的捶墙声什么都听不见。

夭寿了,谁说这是个新手任务的,谁说这是个新手任务的!

在高达里全方位上下左右像个饺子馅儿似的……被各种颠簸了许久,十七快要崩溃的边缘,他终于被高达吐了出来,在草地上滚了好几圈瘫倒在地。

球球喵喵叫着冲过来扑进十七怀里,舔了舔他的脸。

头顶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乌云密布,像是随时要来一场豪雨。

十七的心情就和天空一般沉重,他顺了顺球球的毛,一瞬间悲从中来。

然后视线中出现了那张依旧正中颜控十七内心的脸,只是现在看来总让他觉得心中五味杂陈。

“不错,今天的实验很好。”穆江蓠笑眯眯的把十七搀扶起来,揽着他往已经倒在地上冒火花的高达身边走。

“哼哼……再调试几次应该就没问题了,这届想要压过唐家堡那些人是没问题了,第一名绝对是我囊中之物了哈哈哈!”

还试几次?!

十七抱着球球扶着高达,看着穆江蓠笑的要开花的脸,听着头顶轰隆隆的闷雷,突然就恨恨的想,怎么就没道雷把你劈死呢?

就在他这个念头冒出的时候,头顶的黑云像是应了他的乌鸦嘴似的,突然一闪,一道闪电猝不及防的对准了高达的头顶,狠狠的劈了下来。

 

完了,装逼遭雷劈了吧你,十七昏过去之前还不忘对着穆江蓠竖了下手指。


评论(5)
热度(30)
©立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