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啾

weibo:@弦小丢 B站:@雷涟漪
花明|花毒花|花藏|琴崽
约稿带价私信,不接漫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却多情,随人处处行。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

[花明]家猫驯养日志(01)

01.

 

穆江蓠向来睡得很死,死到就算有人拿刀架上他脖子也不会醒来。

所幸他是个沉迷机关术的技术宅,住的屋子方圆百米之内生人勿进,一步踏错都会被各种机关陷阱射成筛子。每一届万花唐门机甲交流会的前三甲,天工一脉弟子的骄傲,万花谷全民机甲时代的领跑者……尽管大家其实根本搞不清他究竟是工圣的弟子还是司徒一一的弟子,因为除了每年一届搞比赛的时候他会出来露个脸领个奖以外,其他时间能进入他住所的人,就只有信使和快递……

其他不在穆江蓠计划内的人,只要踏错一步,就有机关招呼。

……还好谷里几乎人人都学医。

这天本来也是个普通的夜晚,穆江蓠忙了一天,给阿甘做了十几套多功能猫耳之后,筋疲力竭,美美的泡了个澡,倒头就睡。

梦中不断传来各种机关触发的声音,由远至近越来越频繁,夹杂着隐约的呼喊声,金属器具的撞击声,甚至还有爆炸声……穆江蓠挠了挠脸,抱紧了抱枕继续睡。

噪音越来越近,逐渐平息,短暂的安静之后,突然猛地拔起,咚的一声闷响!紧接着小屋的一面墙被不明的重物砸中……

这样的动静,就算是死人也能吵醒了。

穆江蓠带着睡帽抱着抱枕,刚揉开眼睛就看见自家的墙破了个洞,他愣了愣,抱着抱枕下了床,踩着拖鞋迷迷糊糊的推开门。

夜风迎面涌来,绣着小猫的抱枕掉落在地。

“What the f...”Σ(゚д゚;)!!!

穆江蓠这下彻底清醒了。门外,原本打理的干净怡人的草地树木小池塘,此刻被破坏的一塌糊涂,各种机关翻倒在地,暗器飞刀把附近的几棵树都扎成了仙人掌,冲天的火光冒着浓烟……他的小院里,一道被翻开的土印子从院子入口歪歪扭扭的冲进来,在某一处戛然而止,而原本应该在那个位置摆放的石头棋桌,不知为何正嵌在他小屋的墙壁上。

穆江蓠目瞪口呆的看了看石桌现在的位置,又看了看它原来的位置,眼睛一亮,连忙蹬着拖鞋几步跑过去。

原本放置石桌的位置,地面上的土被翻开,露着颗脑袋,对,脑袋……穆江蓠探了下那脑袋瓜的鼻息,居然还有气。他连忙两手并用去拨土,拨了几下又皱了皱眉,蹬着拖鞋去了后院,拎回把超大口径的铲子——开挖!

 

刺客十七,祖籍明教。特训了那么多年终于第一次被放出来做任务了。

目标很明确,文字介绍也很简单,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新手任务罢了……可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个资料上标明“水平一般”的目标,家门外面会有这么一条铺满机关的路,你告诉我!

一路躲避着各种机关陷阱向着那个树荫下的小院前进,干掉了机关喷火龙,机关铁卢,甚至是小型炸弹……最终技能用尽,连刀都被爆炸的热风刮飞一把的十七,走投无路终于使出了最后一招保命用的贪魔体,土遁着往院子里冲。

在这一天之前,十七怎么也不会想到,贪魔体有个他根本没法预料的重大缺憾。

就在他土遁着进了院子,终于松下一口气决定解除贪魔体状态破土而出的时候,头撞到了什么东西。

明教弟子的贪魔体,除了是防身的手段以外,更是奇袭的法门,嗖的一下钻下地,又嗖的一下钻出来什么的,拉风的不得了……十七以前也是这么以为的,直到这一天。

因为他嗖!的一下钻出土的时候,一头撞飞了他出土点放着的石头棋桌。

那石桌不仅被撞飞了,还飞到了目标家屋子的墙上,不仅飞到了墙上,还把墙撞出了一个大窟窿,整个桌子嵌在了墙上。

我的头真硬。

这是十七昏死过去之前最后一个念头。

 

万花谷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不说,最重要的,是几乎人人都学医。

还好,穆江蓠不是那个几乎中的意外。

所以当十七醒来的时候,尽管头被包的像个印度人,或者说印度死人……但是总算是平安无事。

撞飞了石桌居然还能活的好好的,十七感叹了一下,迅速观察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房间,看到了那面破损的墙,还有嵌在那面墙上的石桌……很好,没穿越。再仔细思考了自己来做什么的……很好,也没失忆,十七很满意。

“醒了?”

小屋的门被打开,十七的猫球球喵了一声跑进来蹿进他怀里,紧跟在球球身后的那个人背着光,轮廓有些刺眼,十七抬起了手遮了下眼睛,再放下手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张正中他这个颜控内心的俊脸。

大夫的微笑很温柔,十七晕晕乎乎的很幸福。

微微笑的穆江蓠给晕乎乎的十七喂完药,还体贴的拿出手巾给人擦了擦嘴,接着便保持着那个无懈可击的笑容,掏出了一个算盘。

“汤药费,六百三十一金。”

大夫的算盘声啪啪啪的打在十七的耳膜上。

“绷带,七十八,棋桌,七百八,墙的修理费六百六,加固工本费四千四百五十,还有我院墙外面所有机关损耗……”

穆江蓠拨了好一会算盘,脸上的笑容又深了一些,道:“一共是两万一千三百五十四金,请付钱。”

十七看着那张依旧正中他那颗颜控心的脸,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脱口而出:“我哪有那么多钱。”

穆江蓠的笑容一下子崩塌了,一张毫无表情的面瘫脸一瞬间取代了原本的温柔微笑,甚至还散发着丝丝凉气。

“没钱?”没钱你把我院子都拆了?!穆江蓠满脸都写着“你特么在逗我”几个字。

“我是来暗杀你拿赏金的,你还好好的在这里我怎么会有钱!QAQ!”

十七说完这句就赶紧捂上了嘴,可惜为时已晚。

两人对视着,小屋中的气氛诡异的安静了一会,突然穆江蓠扯了下嘴角,从屋子角落掏出一个大钳子,还有一把银光闪闪的弯刀,正是十七的弯刀。

“没钱是吧?”

穆江蓠毫不犹豫的打开钳子把弯刀塞了进去,咔嚓一声,弯刀便被挫成了两截!

“没钱就肉偿!”

大夫的眼睛眯了眯,一脸正经严肃的模样,语出惊人。

 

“从现在开始,你给我做三个月奴隶——来还债!”


评论(4)
热度(22)
©立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