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啾

weibo:@弦小丢 B站:@雷涟漪
花明|花毒花|花藏|琴崽
约稿带价私信,不接漫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却多情,随人处处行。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

【花藏花】愿得一人心(0)

正文tag也许打的是花藏,不过花藏藏花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他们从相遇到分离,从来也没有真正在一起过。

现实里他们俩没有结果,写出来自然也不会。

这是个很狗血,很不科学,又中二又酸,不可理喻,也很纠结的故事。现实永远比故事更加离奇,更加不能理解,可现实就是现实,花宴和叶骤雨,只有开始,没有过程,也没有结局。

以前我总是笑话宴子太怂,没点气魄,既然喜欢为什么不争取不努力不好好把握呢?人也就只活这么一次,也就这么几十年的时间,有些人事,错过了可就再也不会有了。

那时候……宴子也只是握笔的手顿了一会,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出声,只是拿起手机在屏幕上打了一句话,递到我面前让我自己看。

那里写着。

很多事,都是没有为什么的。




现实中发生的事儿是这样的。

主角也是万花和藏剑,万花叫花宴,藏剑叫叶骤雨。不太一样的是,万花只有一个,而他喜欢的藏剑有两个。

第一个藏剑是个妹子,识与微时,亦师亦友。他们一起开过荒,一起逗过比,打打闹闹欢欢喜喜,尽管身边还有那么多人,可是花宴下意识就觉得,藏剑妹子是不一样的,尽管他总是只能看着她的背影。

他跟着她去了她的帮会,转去她的阵营,甚至放弃了在他心中重逾千斤的师父,为她努力的去适应新环境,逼着自己的冷淡性子去适应新的朋友……直到他终于放软了心,融入了她的世界,把她带来的新世界当做家。

可是有句话是怎么说的呢,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那个世界也只不过是一张旧桌子,就和曾经打打闹闹闲散奔流的旧世界一样,也只不过是一张旧桌子。藏剑妹子继续往前走去,而花宴没能再次跟上,他留在了这张旧桌子前,因为藏剑妹子恋爱了,喜欢了别人。

故事甚至还没有开口说,就已经结束。

似乎是初恋,又好像不是。因为花宴明白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是只是因为喜欢上了藏剑妹子的时候,他已经做了太多不能挽回的事情,他没有亲手把藏剑妹子赶走,却始终是推波助澜的把她推出了那张旧桌子的范围。在他从无意识的嫉妒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不能挽回。

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这么结束。

最后,他也只能默默的说一句对不起,然后把接下来的那三个字咽下去,拉着唯一还陪着他的师父,放上一整个花海的烟花,一个时代……就这么落幕。

 

然后,他遇到了另一个藏剑,这次的藏剑是个汉子。

他叫叶骤雨,雷霆落雨的意思。

他身上有所有花宴喜欢的特质,热血笨蛋,活泼开朗,不动声色的温柔,还有稳重耐心……他们是好朋友,是好对手,是好搭档是好基友。

花宴总想着……这样的关系如果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因为有那前车之鉴在。花宴总觉得自己的心情终有一天是会害了对方的,保持好朋友的距离就好。保持距离,努力隐忍……似乎已经变成了花宴骨里的习惯。

可是人都是贪心的。

总想要对那个人再温柔一点,不知不觉就会多在意一些。

也许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他们俩什么都没说,帮里的众人倒是看出来了。后来的事……大约也就像一般的故事那么从善如流,叶骤雨大半夜的把花宴捉到YY,在一众人面前给他唱了首歌,歌的名字叫做愿得一人心,两个人就这么有些傻气的开始。

是啊,他们是好朋友,是好对手,是好搭档是好基友。

可也只是这样。

花宴本来是个很聪明的人,只可惜恋爱中的人,哪还有什么智力……他记得他们一起欢欢笑笑的点点滴滴,也记得叶骤雨说过的那句话,他们从来都不是情缘。所以花宴也只好一遍又一遍,强撑着装作很好笑似的,在每一次开麦的时候笑着说,是啊我们只是好基友。

花宴的抑郁症很严重,而叶骤雨是他为数不多的开心的事之一。

帮会在魔都面基的时候,花宴差不多把一生的勇气都拿出来了。他从小到大都被强压着长子的责任,他不被容许任何失败,他总是规行矩步……只有这次,他拿出了所有的勇气。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日子,他和所有人小心翼翼的保持着礼貌的距离,他不敢伸出手去,只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够好。

他很意外,因为叶骤雨没有嫌弃他,他们还是好朋友好基友……尽管走在他身边的时候,花宴一直都在控制不住的发抖。花宴一直不敢看他,生怕被看出什么端倪,只有叶骤雨送他去车站的时候,在地铁上,他们面对面坐着,叶骤雨垂着头补觉,而花宴就这么端坐着看着他。

仔仔细细,把他的每一处细节都刻进脑子深处,到站之前,他有十二分钟的时间来记忆,因为他们以后也许再也不会相见了。

后来,在本命年的时候,花宴去云南旅游,在天龙寺给同年的叶骤雨求了个护身符,在古镇买了一对象牙骨牌,正面刻着好基友,而背面刻着他们俩的名字。

东西……最终还是没有寄出去,故事在这里就完结了。


认识他们的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里戛然而止。其实就连花宴自己都不怎么明白……也许是因为他突然知道了一个秘密,知道自己当年为了维护一个混蛋而背叛了藏剑妹子?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害怕……

叶骤雨太好,不该被自己这样的人拖累吧。

于是花宴消失了,从众人的眼中,从他坚守的那张旧桌子旁边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尽管他只是缩起来,再次回到他的壳里。

 

后来,花宴和他的一个发小聚会,从来酒精过敏滴酒不沾的他头一次喝的昏天黑地,扒着他的那个好朋友,把这几年的一切,一股脑儿的都抖落了出来。

发小听了以后,也只是拍拍他的背,然后说,“你无论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怎么都像是个同性恋。”言罢狠狠抽了他一耳光,好像打醒了他,也好像没有。

发小后来告诉花宴,他那天哭的很凶很惨很伤心,相识二十年,从来没有过见过他这么狼狈的样子。

自己放弃……总是比别人放弃要难的吧。

 

后来,又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一切都平息下去,久到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花宴依旧是最开始的冷淡性子,一个人独自行走,冷眉冷眼的模样,和所有人保持着只有礼貌的距离。

他终于再次鼓起勇气,去了叶骤雨所在的城市旅游,在夜幕之中,站在贯穿城市的那道江流边,看着江对岸的霓虹灯火,脸上一直是湿的,却没有表情,也没有声音。

他带着那对犹豫了很久很久,犹豫了很久很久也没能寄出去的骨牌,还有那块已经过了时限的护身符,把它们都扔到了泛黄的滚滚江水里。

故事到这里,真真正正的完结。

 

花宴说过很多很多声对不起,却始终也不敢说一句我喜欢你。他总是做梦,在想象中再次和他们打了几千几万遍招呼,说了几千几万句话,用几千几万种语气,在几千几万种的场景里。然后睁开眼的时候,做回那个擅自逃跑没心没肺的自己。

他异常的孤单……而那种孤单在最后,变成了孤独。

尽管孤独什么的,都是他自找的。

就算再来一次,他也会选择缩回他的壳里。

 

尽管年纪还不大,花宴却已经变得很沉默,保持着必要的礼貌与温和,却对任何人都不再感兴趣。

他说他过去负了两个人。

天高海阔,日升日暮,寒梅秋雪春花夏月,只为那两个人存在。

而将来……

不会再有将来了。


end。

评论(8)
热度(38)
©立啾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