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啾

weibo:@弦小丢 B站:@雷涟漪
花明|花毒花|花藏|琴崽
约稿带价私信,不接漫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却多情,随人处处行。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

【J3-花藏】上与下的战争(30-完结)

【番外1】-情人枕

 

“跑了?”

“跑了。”

“信上写了什么?”

“他说要和我分开几天思考一下人生。”

“……为什么?”

“……他说……太疼了……”

“……”

堆满药材的小院儿里,花杀拿着蒲扇一下下的扇着小火炉,而花青瓷坐在石桌边,捏着一张薄薄的信纸,脸色凉的如同石板。

花杀叹了口气,道:“前阵子你不是看了很多书补习吗。”

“理论是理论,实践是实践嘛……”花青瓷摸了摸鼻子。

“哥,你下回要不要提前吃点软筋散。”

“弟弟,你到底是站在谁那边的。”

花杀立刻闭了嘴,没再继续这个有些危险的话题,只是抽了下嘴角,别过脸继续扇炉子。

一片沉默中,他听着身后的大哥坐了又站站了又坐,到处踱步,折腾了好一会之后,也没留个话,就出了院子扬长而去。

哎……

花杀又叹了口气。

 

万花谷往北,一路直上便是长安,走过萧条的近郊进入长安城,琳琅街市尽付繁荣,各色往来形容,却也没有淹没一个明黄色的身影。

叶观澜沉着一张脸,依旧是那身金光闪闪的千叶菊,依旧带着千叶长生与泰阿,依旧是那一身闪耀颜色……只是走的很慢,脚步也有些不稳。

直直往西市酒馆而去,若记得没错,叶山娄曾说过,他会在长安逗留好些时日。叶观澜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

来到那家熟悉的酒馆,叶观澜皱了皱眉……上次把这里大肆破坏了一番,竟是还没修整好,一片废墟刚清理干净还未开始重建。没法子,只得继续往前走,前面不远,应该还有家客店,半个多月前,自己还在那里住过。

 

叶山娄对天发誓,自己以后绝对不再贪小钱了,刷什么阿史那汗旗,打什么直城门!这种事就该让老板自己干去,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自己刷出来的挂件才有意义!

曾经有一份逃跑的机会摆在面前,他没有珍惜,等到叶观澜出现才后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撒腿就跑,回藏剑山庄去!绝对不要等在长安做什么冤大头了!

悔不该当初啊……尽管叶山娄后来百般后悔,可当时也没料到会有那样的后续,只是一如寻常,吃着东西喝着小酒哼着小曲儿,看到叶观澜出现在客店大堂里,就开开心心的冲上来招呼。

“阿澜!”

叶观澜一侧身避过叶山娄迎面而来的熊抱,顺便还伸出一只脚将他绊个正着。

叶山娄也没在意,利落的从地上爬起来,捉住叶观澜就是一阵摇晃。

“师弟!你不是去万花谷了吗?哦我知道了,你出来旅游!咦花青瓷呢?他没和你一起吗……”一边说着一边把叶观澜往座位那儿推,推到了桌边还不忘往椅子上一按!

唔啊!叶观澜顿时发出一声痛呼,连忙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大口的喘气。

“怎,怎么了这是?”看见叶观澜这幅模样,叶山娄顿时慌了,“怎么了,受伤了?伤哪儿了!”

闻言,叶观澜轰的一下脸红到了脖子根。

“师弟你脸好红!”叶山娄大惊,上前就把叶观澜箍住不撒手,“伤的这么重?!伤哪儿了谁打的?花青瓷欺负你了?……”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叶观澜红着一张脸嗤道,一只手按着叶山娄的脸,努力的将他推开,“你这狗皮膏一样的功夫都和谁学的!”

叶山娄很是委屈的被推到一边,“还不是那个当兵的土豪害的,送钱就送钱啊,非要我抱着他的腿大喊‘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一百遍,弄得我现在见人就想抱,昨儿还因为这个被拘留了一天……我也不想的啊,我也想老老实实做个有风度的君子剑啊……”说着说着居然委屈的眼圈儿都红了。

叶观澜送了他一个白眼,道:“你够了,别想着做君子剑了,做个处子剑就行,静若处子……”

“嗯?什么兔子剑?……”

“不是兔子剑!是……”

还没来得及发牢骚,叶观澜就突然怔在了原地。

因为他看见了原本该蹲在万花谷的花青瓷,此刻正一脸微笑的跨进客栈大门,不仅如此,他还带了一卷颜色灰扑扑的皮草毯子。

 

“观澜~”

完全无视了叶山娄存在的花青瓷,笑眯眯的直走过来,捏住叶观澜的下巴啄了口,然后把臂弯里夹着的那卷皮草丢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叶观澜一脸的红晕还没退,他有些不太自然的别过脸,问道:“你怎么来了……”

花青瓷满脸笑容的把那皮草对折铺在椅子上,用手按了按觉得足够软了,才拉着叶观澜的手臂扶他坐下。

虽然还是痛,但是有那层软软的皮毛,总是好多了。

花青瓷也在一旁坐下,手臂撑在座椅扶手上,支着下巴,还是那一脸的微笑。

“为什么留书出走?”

虽然是带着笑的,可是那份经年难退的冷意,却还是随着眼底的一点不高兴漏了出来。

叶观澜有点委屈的鼓起了腮帮子,“你自己清楚……”

“哎……”花青瓷故作无奈的长叹一声,道:“我都是你的人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呢?”

听了这句话,最先反应的却是一边被无视了许久的叶山娄。

完了完了,我赌花青瓷赢的九百九十八金!打水漂了!他一口酒呛在喉里没能喷出来,干脆扶着桌子咳得惊天动地。

花青瓷这才挑了下眉毛瞄了叶山娄一眼,道:“哦,大舅子也在啊。”

听到这么一句,叶山娄咳的更厉害了……

 

“什么大舅子?”叶观澜皱了皱眉。

“他自己说的呀,”花青瓷指了指叶山娄,“你被陆眠打伤的那阵子,我把你带到这儿治伤,他就在外面一边捶门一边喊……”花青瓷故意捏了捏嗓子,学着叶山娄的腔调小声喊道:“开门呐~那可是我师弟呐~我好歹是你大舅子呢~哈哈哈哈……”

叶观澜看着叶山娄的眼神,莫名就黑了几分。

叶山娄终于哆嗦了一下停了咳嗽,他摸摸胸口,夹在这两人的视线之中难受到挠心,只得装作看风景的四下乱看,可就这么一转,视线却无意间钉在了那卷给叶观澜垫屁股的皮草上。

“这毛,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叶山娄蹲下来仔仔细细的观察这卷毛皮。

“我也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被这么一提,叶观澜也觉得,这卷看起来不怎么样的毛皮,越看,越觉得眼熟。

叶山娄想了又想,突然一个激灵,大喊道:“哎!这不是情人枕吗?”

叶观澜也惊了下,又仔细看了看,“还真是!”

随即回过头一脸惊诧的看向花青瓷,却意外的收到对方一脸的迷惑。花青瓷愣了几秒才抬了下眉毛,问道:“情人枕?什么东西?”

哎?!你不知道吗?!那这东西是哪儿来的!叶观澜刚想问,声音却被叶山娄盖了过去。

“这可是好东西啊!听说是某个回心转意的负心汉送给苦苦追他的妹子用的,这披风做工材料可都是一流的!折合我们这儿的金价,我算算……”叶山娄飞快的数着数,旋即露出更惊诧的表情,喊道:“差不多值个一百三十万金呢!天呐,这样的东西你却……”

你却拿来给阿澜当坐垫。

叶山娄硬是把最后一句给咽了下去,只万分心痛的看着那毛皮,一边啧啧有声。

“哈……原来这东西这么有来头。”花青瓷干笑两声,摸了摸鼻子一脸心虚。

叶观澜也呆了好一会,才瞄了下花青瓷,问道:“哪儿来的?”

花青瓷很是无奈的怂了下肩膀,道:“来这儿的路上遇到个人,说我是他仇家,非拦着我要决斗,怎么劝都不听。我就干脆把他放倒了,可他躺地上了还不罢休吵吵嚷嚷刷我世界……”花青瓷又摸了摸鼻子,“所以我就折回头又把他打了一顿,打的时候觉得他背上这条毛皮毯子软软的手感不错,就干脆扒下来了,正好你缺个垫子嘛……”

叶观澜微张着嘴一脸的难以置信。

叶山娄还在痛心不已的唠叨,说着这卷皮草的各种好处,说着说着,突然跳了起来,喊道:“啊,我想起来了!我就说嘛怎么这么眼熟……那土豪当兵的不就有这东西吗?”

叶观澜想了想,一脸了悟,道:“难怪我觉得眼熟……”犹豫了半晌,又问花青瓷:“你遇到的那个仇家,什么门派的?”

花青瓷面上露出些许为难,摇了摇头道:“没注意……现在成衣店出的那些东西,往身上一套哪儿还看的出来什么门派,我就记得他染了个白毛穿的跟个圣斗士似的,肩膀上还搭两朵红花,出来打架后面还跟着三只看起来不太好吃的宠物羊,骑着个青海骢到处发光卡得我都要掉线了,还拦着路不让我走……你说,这不找打吗。”

完了,真是那个土豪。

叶观澜和叶山娄难得默契的交换了下眼神,然后一个状似无奈,一个心如刀绞。

花青瓷毫不在意这两人在想些什么,只是笑眯眯的挪过来扶住叶观澜的手臂,嘴唇贴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话。

叶少爷的脸,轰的一下就变了煮熟的虾子。

“流氓!”

“总要先给你上药吧?”

“……我自己来!”

“别害羞嘛。”

“我……”

叶山娄还满心沉浸在情人枕当坐垫土豪身坠人手的悲痛之中,无暇理会一旁打情骂俏的两个人,可还有个人却是看不下去了,手指抠了抠客店的门板,发出一连串咚咚声。

 

“苏袖?!”

叶观澜吓了一跳。

倒不是真的多怕苏袖,而是……谁乐意在这种时候被人撞破啊!也不知道是自己被花青瓷分了神还是怎么的,平时隔着老远就能嗅到那剑气,这回却是对方到了眼前才发现。

“你们怎么在长安?”苏袖问了声,没等对方回答,就补了句:“也好,省得我再去万花谷跑一趟。”

他走进店中,在叶观澜对面坐下,眉一挑,便直直的盯住叶观澜与花青瓷两人。

叶观澜愣了下,看了看花青瓷,又看了看苏袖。

而花青瓷挪回了原来的座位上,看了看苏袖,又看了看叶观澜,若有所思。

三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有叶山娄还在一边长吁短叹那块放错了地方的皮草。

终于是苏袖忍不住了,按了按额头,然后露出一个难得的笑容,尽管那笑容让叶观澜觉得有些诡异。

“你俩怎么样了?”他问道。

“很好啊。”花青瓷答道。

“我是问……你们俩谁赢了?”苏袖那份诡异的笑容又浓了几分,“坊里,等着收盘呢。”

叶观澜登时眼前一黑……早该想到这人是为了那什么劳什子赌盘来的!以前真看不出来……还以为是个正直的剑客!早该明白!花青瓷的朋友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正直的!

花青瓷捂着口鼻打了个喷嚏,回头看见叶观澜哀怨的眼神,忍不住一笑。

而后,他站起身,走到叶观澜身边,然后……毫不犹豫的坐在了他腿上。

叶观澜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但是又很快忍了下来。花青瓷微微一笑,也不知那笑容是为了什么,而落在苏袖眼里,就变成自己的老朋友一脸温柔的坐到叶观澜腿上,还笑眯眯的偎进人怀里。

末了,还就着这姿势冲他抬了下眉毛。

一切不言而喻。

客店大堂中,漫长而难耐的沉默……就连叶山娄也睁大了眼睛张着嘴瞪着那两个人。

苏袖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有些意味深长的将那两人细细打量,突然大笑出声。那笑法很是张扬,一点都不适合他的模样,但却是实实在在能感觉到……他挺不高兴的。

“好,我明白了。”那笑声戛然而止,就连脸上的表情也一瞬间变回了平素的冷淡,那速度简直比翻书还快。

花青瓷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目送这位老朋友脚步沉重的走出客店,然后逐渐走远。

 

“噗,哈哈哈……观澜你看见了没,苏袖刚才那一脸的卧槽……哈哈哈……”

花青瓷乐不可支,而叶观澜则是苦着脸喊道:“你先起来,疼死我了!”

花青瓷笑眯眯的站起身,然后扶起叶观澜。叶观澜一只手撑着桌沿,一只手按着腰,龇牙咧嘴的模样甚至凄惨。

“青瓷……唔……”叶观澜想说什么,支吾了几声又咽了下去。

而花青瓷笑着亲了亲他的脸,“这种面子上的小事儿,我又不在乎。我们俩的私事,你知我知就行……”

叶观澜脸红了红,没有答话。

而花青瓷笑着笑着,却突然变了脸,挑了下眉毛,往侧边看去。

“啊,我刚才,好像又把大舅子忘记了,怎么办观澜,这下不是你知我知了。”花青瓷突然露出一脸的严肃,把叶山娄吓得哆嗦了下。

“其实我刚才什么都没听见。”叶山娄大声喊道:“我也什么都没看见,师弟我记性很不好的,真的……真的!你住手!轻点啊!不要打脸!……差不多意思一下就行了啊!!!……”

那喊声之凄,惨绝人寰。

 

“哎呀好惨呐。”花青瓷用手遮住眼睛,露了个指缝,看着叶观澜把叶山娄按在角落一顿胖揍……围观了好一会,看叶观澜住了手按着腰可劲喘气,才笑眯眯的上前揽住他的腰,利落的把他打横抱了起来,利落的走上楼梯。

“我,我自己能走!”

“你不疼?”

“QAQ你说疼不疼!”

“乖,别乱动,你的泰阿卡到我的手臂了。”

“哎哎?!”

叶观澜生怕卡在后腰上的剑真的伤到花青瓷,立马乖乖的不再乱动……可看着花青瓷那一脸得逞的笑容,突然想到,重剑无锋,怎么可能割到人呢!

“以后我们一三五二四六,周末猜拳好不好?”

听到这种提议,花青瓷停住了脚步,端出一张为难的脸与叶观澜对视,似乎在考虑。

见花青瓷好久没有反应,叶少爷又红着脸的补了一句:“一人一次很公平啊,怎么样?”

花青瓷轻咬了咬下唇,眼神里蒙上一层忧愁,看得叶观澜一阵慌张,可就在他手足无措之时,可恶的万花弟子突然就变了一脸的贼笑,刚才的委屈和愁绪,哪里还有半点影子!

“不好。”

花青瓷一脸笑容,答的很爽快,也很坚定。

“这不公平啊啊——”

“等我哪天心情好吧~”

“QAQ那你哪天心情才会好啊——!”

“哈哈哈哈……”

 

叶少爷今天,也落进了什么了不得的陷阱里。


end

评论(13)
热度(57)
©立啾
Powered by LOFTER